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烏坎村的命在我們手上

2011年12月22日
   

 

烏坎村事件讓人認識大國幹部的質素。
汕尾市市委書記鄭雁雄派光碟和村民「對話」,可謂開大國先河,只敢派預先錄好的「訓話」光碟,卻完全不敢和村民直接對話。可見眾怒難犯,共產黨的幹部不敢面對群眾。
鄭書記說,你們村民,有事要找政府,不讓外人說短長。
所謂的「外人」,當然是指境外媒體。
可找政府的人就讓政府給打死了,連屍體也不歸還,你叫村民怎麼相信政府?
鄭書記還說了,現在只有一批人,日子過得艱難,就是政府的幹部。
他解釋,責任大了,權力少了,村民胃口多了,不好管。
按這位市委書記的觀點,最苦的人不就是他們共產黨幹部?這種官不聊生的觀點,幾年前在香港也流行過,聽這種話,有一種噁心的感覺。
就像有錢人和你說,天下最苦就是我們,錢是愈來愈難掙了,稅卻愈交愈多,罵官商勾結的人愈來愈厲害,好年份的紅酒愈來愈難尋,我們都幹不下去了……
若當幹部如此辛苦,現在烏坎村的村民,把你們這些村幹部都趕跑,讓你們下崗,豈不圓了你們的願望?
這些幹部把村民的生活形容得如此美好,何不交換,讓村民「吃苦」當官,你們倒來當生活愈來愈好的百姓啊?
其實共產黨是很怕媒體的。鄭雁雄反覆強調,不要信境外媒體,甚至放出狠話「媒體靠得住,母豬會上樹。」他試圖分化村民,指「境外媒體就指望社會主義大亂,完事了拍拍屁股就走人」,潛台詞就是「境外媒體不能保你們一世,他們的鏡頭一撤走,老子要你們屁民好看」﹗
但這也擺明了現況,境外媒體令官方「投鼠忌器」;去年「錢雲會」案件,幾乎就是烏坎村的翻版。由於缺乏境外媒體的支援,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香港媒體要珍惜自己的價值,別輕易自我河蟹,國內同胞都等著我們救命。
[email protected] /周一、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