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官僚拖累城市發展

2011年12月21日
   

 

考一考大家,當康文署轄下公園的大樹,其搖搖欲墜的樹幹伸延出路政署管轄的行人路以及由運輸署管理的道路,到底由哪個部門負責?老實說,我也不敢肯定,只知道如果要跟足一貫程序「先開會、後研究、再視察」,恐怕首先要出動的是救護員。
早前跟來自丹麥哥本哈根來的公共空間研究學者,以及一位來自英國城市設計研究專家碰面,討論香港的公共空間及城市規劃,我亦分享了啟德河規劃的經驗。
來自丹麥的學者,給我看過一些在摩士公園附近拍的照片,他奇怪香港的公園全都被圍欄攔著。他的意見是,公園是公共休閒空間,容易與周遭的環境融合,而摩士公園四周只是民居、學校及行人路,拆去圍欄就能擴闊公共空間,做法非常簡單。
英國專家則對黃大仙地區的人口結構,啟德河發展等提出建議,他認為公園或附近的空地,都可以做一些簡單的耕作,讓地區嘗試自給自足,令居民對地區更有歸屬感,更有落葉歸根的感覺。
「官僚!」我用這個詞語解答丹麥學者的提問。圍欄,可以說是殖民地時代流傳下來的產物,用來劃分部門與部門之間的管理範圍。就以摩士公園為為例,圍欄內由康文署管轄,圍欄外可能是路政署、地政總署,甚至運輸署的「領土」,各自有一套規例與處事手法。
「守舊!」我同意英國專家的建議,事實上,這個想法我多年前已提出,當時又被認為是「發白日夢」。當然,我仍然會繼續爭取,在日後的城市規劃上,加入這些創新元素。
一個在外國人眼中奇怪的禁閉式公園,政府認為這樣才易於管理;一些新的城市規劃建議在外國可能非常普及,但香港的政府部門又當是新事物。在「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原則下,他們還是眷戀殖民地時代那一套。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