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求過的……

2011年12月13日
   

 

對,每人心目中都有一個沈佳宜,而我的沈佳宜,正是啟德河。
啟德河原本是一條河,但四十年代改為明渠,作用是排放洪水。明渠發出的臭氣,中人欲嘔,特別是夏天,更是人見人惡。所以,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普遍的聲音都希望政府將明渠「蓋棺」。
世事往往有天意安排,隨著啟德河上游的工廠陸續結業,減少了污水及化學物的排放,原本臭氣沖天的啟德河,河水水質大有改善,隨了臭氣盡失外,更形成了小型生態,有各種魚鳥棲息。惟當時政府部門及區內仍未察覺,主流意見仍堅持要將明渠密封。
既然有了自然生態,何不加以保育?與其要居民面對大渠蓋,何不發展成社區休閒空間。可惜,政府部門跟區議會部分意見都認為要「避沙蟲」只能「斬腳趾」,更甚者是連地區居民都對構思抱有懷疑,擔心臭氣重臨。
不過,我與林文輝等地區人士,加上中大建築系的鄭炳鴻教授信念堅定,遂大膽提出了水陸文化發展啟德河。我們以南韓首爾的清溪川作借鏡 (事實上,啟德河的水質比清溪川更佳),將啟德河綠化成貫穿東九龍各區的休閒文化區,更希望有助於發展小型的地區經濟。
當時,形容我們「傻」的已算「俾面」,反對的聲音停留在「坑渠始終是坑渠」的觀念,對我們提出在啟德河垂釣、划艇、漫步的構想都當成天方夜譚。那一段日子的壓力很大,但能與志同道合的友人一起追求目標,那些年流過的汗、沉鬱的悶氣、開懷的笑聲,至今歷歷在目!
今天,啟德河受人關注,更會配合整個啟德發展計劃加以美化。跟電影結局一樣,那些年我們追求過的、保護過的,今天有個美好的將來,那段回憶再苦也是甜!沈佳宜是心靈的慰藉,啟德河亦然!請讓我繼續喜歡你!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