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返學如上戰場

2011年12月12日
   

 

回歸後的教育界受到一浪接一浪的衝擊,例如殺校、母語教學、教改及基準試等,無不令師生困擾。現在當老師,既要催谷學生的成績,又要兼顧行政工作,亦要帶課外活動,假日又要進修以符合教育局要求;學生亦不好過?由幼稚園開始就被訓練成考試機器,既要讀書好,又要學體育學音樂,小小年紀卻要百般武藝,為爭入名校而扭盡六壬。
近幾年,最令學校聞風喪膽的必定是「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先簡介TSA,即每年要小三、小六及中三的學生,進行中英數科聽說讀寫考試。教育局聲稱,用途是評估學生的水平,以作制定教育政策,並不鼓勵學校過分催谷,而且評估成績並不公開,只供內部傳閱。教育局更明確表示,成績不會影響學校,亦不影響學生派位。
然而,面對朝令夕改的教育局,學校又豈會輕視TSA,反而將TSA視為生死存亡之關鍵,結果校長迫老師交出全校好成績,老師迫學生交出個人好成績。各校擔心收生不足而成為殺校目標,均在校外張貼橫額「本校XX科TSA成績高於全港水平」。一個既不為學生派位,亦不影響學校成績,只供內部參考的評核試,就令全港師生壓力「爆煲」。見到這幕情景,頗有「皇上張張嘴,小人跑斷腳」之感。
上月中,教育局宣布停辦TSA兩年,以免小六學生面對兩次公開試,然而卻沒有打算永久取消TSA。亦即是說噩夢未完,學生與老師未來仍要疲於奔命!新的政策是好是壞公眾自有評論,我倒想追究當年的教育制度,如何訓練出現時高高在上、超脫於現實的教育局「精英」?  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