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一個連老人家也不敢扶的民族

2011年09月19日
   

 

中華民族是一個奇怪的民族,我們曾經問過一些今人看起來很奇怪的問題,例如「阿嫂跌落水應唔應該救佢?」(《孟子•離婁上》,「嫂溺,則援之以手乎?」)
 今之中國,也出現了一條「廢到無朋友」的命題:「老人家跌倒,應否扶佢?」
 因為大國出現「屈人的老人家」。
 2006年,南京市民彭宇陪一名在路上跌倒的老太太往醫院檢查,老太太卻聲稱是被彭宇撞傷的,並索要賠償。法院居然判了這名做好心的市民賠償十萬元醫療費,震驚全國!
做好心無好報反成被告,救人變成惹麻煩,彭宇案引發了全國的「老人恐慌」﹕
 2009年南京,有老人家跌倒地上無人敢扶,老人家要被迫大喊:「是我自己跌的,你們不用擔心。」
 2010年,福州市有老幹部摔倒在地,無人敢扶,最後失救死亡。
 大國民眾,視老人家如地雷,誰也不敢碰。
 誰也怕惹麻煩,但如果有公平審訊,麻煩不會上清白之軀,則我們不怕惹麻煩;壞人都想誣陷好人,如果有公正判決,想誣陷也不容易。現在恰恰相反,法院無力找出真相,國家不能找回公道,這最後防線一崩塌,你就只能寄望「敢死市民做好心」。
 「彭宇案」法庭為甚麼會判好市民有罪?法院的推斷很諷刺:「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據社會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達後,其完全可以說明事實經過並讓老太太的家人將她送到醫院,然後自行離開。但彭宇未作此等選擇,他的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
 也就是,法庭認為,這彭宇做好人做得太過份,無緣無故居然對一個素不相識的老太太如此好心送進醫院,而且居然「送佛送到西」,在其家人到場後還不馬上離開,竟仍然陪伴守候,簡直就是「身有屎」﹗
 原來法院認為「無故做好心,非奸即盜」,你終於明白,大國子民,是被迫無情的。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