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鬆一鬆酒聚 - 酒妮花
歲月的味道(中)

2016年12月14日
   

 

人的口味隨時月有變,喜惡亦會有所不同。有陣子,我忽然不想喝葡萄酒,轉而多喝了威士忌,還忽然愛上有點泥煤味(peaty)的威士忌。
印象中,我最初接觸的烈酒是伏特加,尤喜歡Vodka Lime,愛它那剛強之中帶點清爽的檸香;數年後,我轉投了龍舌蘭酒(tequila)的懷抱,愛它的層次分明;及後,我走進了威士忌的世界,除了欣賞它的層次感,還有各類於其他烈酒及葡萄酒中找不到的味道,更有歲月賦予它的獨特個性。
最初接觸的威士忌是蘇格蘭的單一麥芽(Scotch Single Malt),以12年為主,後來才有機會品嘗到其他陳年更久或不怎經過陳年的原酒。因為我甚麼也不懂,所以在好奇心驅使下,修讀烈酒課程,繼而認識多了各類烈酒的原材料種類、蒸餾過程的不同之處、某些烈酒的陳年過程及不同產地的法定規例等等,再盡量多品試各類酒款。當我在書本中讀到「帶有泥煤味(peaty)的威士忌」與「藥用(medicinal)味道」,先想甚麼是泥煤,後想威士忌是西方產物,「藥用」一詞該不會是中藥味吧!於是,我向一些威士忌愛好者請教,他們的反應是「一齊飲吓,你咪知囉!」
第一款試的是Laphroaig,隨後有Bowmore、Highland Park、Ardbeg和Caol Ila等等,有了泥煤味及「藥味」(說實在,我認為那是「醫院味」)的記憶,配合以往在其他酒類遇過的味道,我更認識到泥煤味混著煙燻味的層次感。然而,如我小時候揀飲擇食的日子,認識了那味道,不代表我喜歡它。直至有段時間,我再遇上這些味道,竟然愛上了它。100%寓工作於娛樂,亦寓娛樂於工作。工作時品酒,閒暇時暢飲,以酒為樂。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