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那一夜,你來收樓

2016年12月12日
   

 

在壓抑的社會裡,人性,最終會變回獸性——是影話戲的《那一夜,你來收樓》給我的思考。
我們眼中,那個唯利是圖的業主,是怎樣煉成的呢?連死約都未完,說收樓便收樓,因為趕着賣盤。然而不近人情的他,曾幾何時竟是比誰都有情的人。他也經營過小店,被業主加三倍租逼遷,誓神劈願他朝發達會把舖位買回來。無奈,他朝,比永遠更遠。
曾幾何時,他養過小狗,天天拿橡皮球逗牠玩耍,簡單而快樂。但是小狗病重,昂貴的醫藥費是無盡頭的負資產,到小狗要走那刻,連人道毀滅的藥針錢都想省。是解脫?是心痛?是內疚?是麻木?反正許久以後,你不再質疑自己。
糾結的人性掙扎,太複雜。只有金錢具體而簡單。在炒賣的遊戲中,數字無感情,幾何級數上升。他朝周轉不靈,趕客賣盤也是理所當然。不投入情感就不用掙扎,這樣做人,最簡單。
全劇最震撼的,不是對資本主義的批判,而是對批判資本主義的人的批判。我們因為無法對抗大資本家,因而把仇恨投射在小資本家(例如一層樓的業主)身上。面對殺人不見血的,我們無力,卻去找那個舔着地上剩餘鮮血的人開拖。
批判資本主義的人,永遠站在道德高地。但想深一層,我們是真心相信這個道德高地,抑或只是出於一己私利?例如當我們批判連鎖霸權扼殺小店時,是真心捍衛多元文化,抑或只是自己想開咖啡店沖咖啡?當原居民高舉保育意識時,是真心關注環保和歷史,抑或只是為了自己不想搬離家園?
在扭曲的社會裡,大家都是輸家。要生存,就要壓抑人性。收樓人那副玩世不恭的姿態下,是不可觸碰的內心傷口。這傷口,你和的都有。那個皮笑肉不笑的嘴角,看得人好心酸。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