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固信為本

2016年12月08日
   

 

上周提到政府成立三方平台,以求不同的持份者展開對話,繼續尋求醫委會改革的方向。
改革法案觸礁,除上屆醫學界代表單人匹馬「成功」拉布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即近年立法會似乎喪失了專業、理性議論的功能,只淪為互相攻擊的平台,議員但求「出位」,為爭議而爭議,往往置公眾利益於不顧。對於議會打擊更大的,是議員本身對此機制的否定,故意癱瘓議會的運作,甚至鬧出宣誓醜劇,終致有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惡果。
尋求新的溝通平台無可厚非,但問題的根本其實圍繞一個「信」字。本欄曾多次論及信的問題,子貢問政的故事不但值得政府管治借鑑,也同樣適用於議事堂:沒有值得信賴的代議士,即使有公平的選舉制度,又能如何彰顯民意? 不專業甚至幼稚無知的議政水準,還能怎樣取信於民?
公眾一向要求醫生恪守專業精神:凡事以病人福祉出發,尊重病人自主權,以及推動社會公義。若將「病人」換成「市民」,同樣的要求難道不是政治追求的目標嗎?既然如此,現今立法會是否也有必要重新訴諸專業精神?
今年牛津字典選出「後真相」(post-truth)為年度單詞。在這後真相時代,湧現許多只顧迎合選民情緒,罔顧真理的極不專業的政客;他們對社會的危害,實比不專業的醫生對病人更甚。
香港今天許多問題,都在於「信」的根基已遭動搖,市民缺乏共同體的思維,變得四分五裂;不同利益集團缺乏專業操守,彼此缺乏互信。三方平台能否修成正果,關鍵在於各方代表能否專業議事,真心實意重建對話的共同信心。信心在香港失落已久,何時才能失而復得?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