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說三道四 - 黃蓮
一段車程(上)

2016年12月08日
   

 

關於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遇到一些個別不文明行為,有人會選擇悶悶不樂,甚至大動肝火去面對(肝火其實也是動能),以我們在公交所發生的不文明行為次數,如果能籌集眾人經歷,足夠開拍寫一套10集有關「乘客醜態」的劇集。


先不說那些全裸遊港鐵,或背負龐然大物施然衝閘,然後演變成奮身抹地,搥胸大喊這些較激進的個案,只要放下手機,淡然觀察平日搭車景象,其實可以發現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與物,所以,怎能忍心錯過搭車的奇妙體驗?
 

頭一低便錯過了
在搭車時把玩手機,已經不是甚麼新鮮現象,這是全球性的習慣,也不太值得重點批判,畢竟是打發時間的方法,或者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空間,尋找短暫的抽離,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玩玩遊戲,閱讀電子報紙,把握時間網購一下,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最近發覺如果每天搭車,只沉醉在這個細小屏幕空間,好像已經不能再滿足到自己,所以,我開始改變習慣,在乘搭公交的車程中收起手機,嘗試以old skool的方式搭車,看看有否發現新的衝擊。同時地,當我發現有趣聞時,周遭的人卻仍然低頭忘我,那種感覺有如時空交疊,究竟當時我是身處火星,還是他們在異域呢?好迷亂。以下是點滴的公交百態,但又有異域感的經歷。
 

人肉狗臂架
繁忙時間上班,車廂擠迫是常識,等兩班車才擠得進車廂已經是恩典。
一般聰慧的車廂乘客,每過一站也會自動壓縮,好讓下一站的乘客有機會上車,見過一對年輕人,車未停定已經看到車廂內的他們,用雙手模仿狗臂架,來撐著門邊手把,務求將只有65%滿的車廂封滿,一有人想進入就被硬朗地頂回出去,他們那幾支狗臂架上的繫穩螺絲,安裝得妥當實淨,月台助理愈來愈激動地勸喻,想上車的乘客卻愈來愈絕望,可能其他人未進食早餐,沒有力氣去反擊,然後閉合的車門,也掩蓋不了他們得意洋洋的咀臉。
 

想食就食
車廂列明不可進食,在95%滿的車廂裡,突然傳來奇怪腥臭味,原來有個女子從包包裡每30秒坦蕩地掏出吞拿魚三明治大口啃噬,車廂異常寧靜,她咀嚼時還明確地發出黏稠的聲效,聽起來像有人在咀嚼腦袋,亦似手撕腐肉,我還以為自己踏進了發生兇案的沼澤區呢!
 

借個肩膀給你
玩手機是可理解,但在擠迫的車廂裡,竟然近乎要把手機擱在人家的眼角或肩膀上玩,還要毫無意識地持續一整段車程,我何時成為了別人的手機holder?曾多次幻想自己成為自動發球機,如果手機真的放到我肩上,我會自動把你的手機發射到80呎以外。輻射我吸夠了,我可以下車了嗎?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有日本人對乘客在車廂裡講電話很不屑,認為是極度無禮,說到這點,哪及得上我們所遇到的呢!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