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鬆一鬆酒聚 - 酒妮花
歲月的味道(上)

2016年12月07日
   

 

小時候的我非常揀飲擇食,「怪味道」的統統不吃,苦瓜、茄子、草菇、菠菜、乾冬菇……就連菜心、芥蘭、蕃茄、紅蘿蔔、白蘿蔔之類的常見食材也視為怪味之列;除此以外,我心目中有另一張「不吃清單」,這張是關於食物的口感,大部分豆類與芋/薯類都不吃,堅果類與糖果又不吃,涼果類芒果乾、杏脯乾、提子乾等也不吃。
長大後因工作需要,不時出席飯局酒局,這樣的揀飲擇食習慣才漸漸有改變,從前不吃的現在吃了(雖然還有好些至今仍接受不了)。每當我遇上這些曾在怪味/不吃清單上、而後來改撥入「OK可吃清單」的味道,總覺得有趣,心想:要不是以前那麼討厭該些味道或口感,我可會這樣牢牢記著它們呢?那邊廂,因為自己過份揀飲擇食,自小吃的選擇不多,重複又重複吃著同樣的食物,結果,我也能夠緊記著那些味道。
另一些特別令人難忘的是外遊時遇上的味道,其中一種是意大利Alba小鎮的松露,到訪之時為年尾拍賣展示期,滿室松露氣息之餘,街上攤檔或擺賣亦帶來陣陣松露氣味,逗留幾日之後,從此忘不了那味道;另一類是海洋的味道,在葡萄牙里斯本附近的Cascais/Estoril海岸、克羅地亞的小島沿海、西西里島對開、南法、南澳、加州等地也有著這種氣息;最後一種使人印象深刻的是戶外菜市場味道,每次外遊,我也會盡量抽空到市場,看看當地人的環境,感受生活脈搏,了解那兒的地道食材,買點在港見不到的生果試味,即使是香港有入口的,也要試試在出產地出售的新鮮生果有何分別。
然而,隨著時月過去,人對味道的觸覺與記憶似乎少不免有點轉變,我也不例外。
 Email: jennifer@untitledjournal.com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