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人遊戲者 - Violent
在往下一款遊戲之前

2016年12月05日
   

 

大部分遊戲需要玩家花大量時間投入,假如玩家是上班族,要玩完一款遊戲確是難事。不過,對於大部分經驗豐富的玩家而言,更大挑戰是伴隨經驗累積,遊戲的體驗逐漸變得麻木。對於累積一定經驗的玩家而言,抹掉過去最喜愛的遊戲體驗,重新第一次感受作品,是多少遊戲重製或懷舊也無法複製的感受。
過去兩日擱下遊戲,觀賞參考電子遊戲製作的科幻劇集《Westworld》,劇集裡的不同遊客反映不同玩家的心態,令筆者重新思考「為甚麼而玩」的問題。遊戲於玩家而言,最大的用途莫過於娛樂或逃避一時現實,消耗工作過後的多餘精力,但是對於筆者一直相信遊戲能夠與其他傳統藝術平起平坐,創作者能夠藉遊戲傳遞訊息,像《生命之旅》會教曉玩家思考人生是否真如棋盤所展示的一切,遊戲本身可擁有深層的意義,而且光譜寬闊。
譬如說,透過遊戲講故事,並不一定要單純利用過場動畫,以短片交代情節。舉一個例子,筆者對於《刺客教條2》印象深刻的其中一個地方,是中間加入的跑酷小遊戲,玩家要操作主角Ezio跟其他人攀爬建築物,鬥快前往終點。表面上小遊戲娛樂玩家,但是細想下去,遊戲的序章是Ezio與他的哥哥一同爬上城巿高處,讚嘆人生美好,或許玩家後來操作Ezio再競跑,是對後來去世的哥哥念念不忘的一種註記。
筆者偶爾會覺得,正是這一種僅能以機制傳遞的感情,令遊戲與電影、書本有所分別,而且教玩家深深著迷。於坊間高呼電影與遊戲的界線日漸模糊的今天,像《秘境探險》和《最後生還者》等作品廣為大眾接受,而且憑藉饒有趣味、深意的故事,令人覺得遊戲可以往更成熟的方向前進。不過,是否應該停下來思考,遊戲與電影結合以外的另一種可能性?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