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由精英領導的反精英主義

2016年12月05日
   

 

特朗普在大選中勝出被視為反精英主義的勝利。他能夠勝出,很大的原因是美國民眾對社會現狀感到不滿。覺得現有的建制出了問題,以至經濟增長的得益全落在少數人手裡,普羅大眾不但分不到一杯羹,更成為被剝削和受欺負的對象。以至很多人都把問題歸咎已執政8年的民主黨,以及丈夫做過總統,自己又做過國務卿的希拉莉。而特朗普卻把自己打扮成,勇於挑戰建制並拒絕接受被建制派視為政治正確的普世價值的反精英主義者。普羅大眾於是誤以為把特朗普推上台後,他們就可當家作主,並在社會上得到更好的對待。
現實是特朗普與他的班子都是社會上的一批精英,他們只是利用社會上的反精英主義情緒,去奪取權力罷了。特朗普自己是一個屢敗屢戰,最終勝出的商人。他若不是精英,又怎能在這樣激烈的競爭中勝出並成為億萬富豪?今次協助他當選的團隊,還不是一些前官員、現議員、以及一批在自己領域表現突出的成功人士?他們不是精英是甚麼?
因此,特朗普當選只是由一批新的精英取代了舊一批精英,一樣是「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難道特朗普會找底特律的失業工人與密西西比州的個體農户來加入自己的管理班子?即使邀請他們,他們也未必會做,他們不難知道自己是做不來。現代國家已發展得愈來愈複雜,不是精英根本沒法調控得好這部儀器的運作。
中國在文革期間,上海工人王洪文與山西農民陳永貴,都當上了國家領導人。他們理應不會連這點自知之明也沒有,還不是受到毛澤東的忽悠,才進入興奮過度的狀態,以為自己可以真的領導中國,其實他們只是精英的「扯線公仔」吧了。
香港的某些政客,有些是剛離開學校的黃毛小子,有些是若不做議員要在社會找份收入有議員收入一半的工作也找不到的社會失敗者,他們還不是受人忽悠才以為自己可以擔當領導香港的角色?他們連經營好一間中小企業的能力也未必有,竟以為自己可以管好一個年產值超過兩萬億港元的大都會,不是中了邪是甚麼?但究竟是誰在向他們「落降頭」?則不是人人看得出了。不過「落降頭」的人肯定是精英。
我讀過一些人類學的書籍,發覺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在進行戰爭時,都會請巫師作法,請鬼神附體,以令社會的基層成員失去常性,好替精英去捐軀。其實到了廿一世紀,人類還在玩這一套,只是不再需要滴血施咒,改為講理想談使命罷了,還不是被精英牽著鼻子走!
歷史上,帶領農民起義的往往是出身在地主家庭的讀書人;法國革命的成員中就有不少有貴族背景;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馬克思與恩格斯,都是來自有產家庭。基層民眾都是用來造就精英成功的炮灰罷了。且看特朗普上台後,真正掌權的是精英或是民眾?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