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瘀生百病

2016年12月01日
   

 

醫改方案在上屆立法會尾聲被拉布拖垮,政府隨即成立由醫學界、病人組織和議員代表組成的「三方平台」繼續跟進。
乍看成立平台確有其合理之處:有份對醫改表達意見的不同界別,均派出代表參加,勢似三足鼎立,堪稱穩健。但深思一層:若論公開包容,具廣泛代表性,還有甚麼平台能比立法會更有說服力?
立會本身已經涵蓋專業團體和廣大民意的代表;換言之,立會的組成早已囊括三方平台的代表。再加上立會本身就是權力機關,如需參詳更廣泛意見,隨時可召開公聽會;因此,立會理應是最能兼顧各方利益、最公開平等的議事平台。倒要反問一句:既然醫改方案在立會行不通,何以三方平台又能修成正果?
筆者無意點評三方平台的功能和過早論斷其最終成效;畢竟,任何有利於展開對話,深入討論的途徑都值得嘗試。值得關注的是,像立會這樣具深厚傳統的既有議事平台,是否地位有所動搖,功能開始萎縮?
近年來不但立會的議政功能萎縮,香港整體也未能做到政通人和,或許能借用中西醫學來解釋:中醫早有「痛則不通,瘀生百病」之說,認為健康是臟腑器官的協調運作,痛症源於體內瘀堵;西醫也同樣肯定,健康有賴身體各器官的協調聯繫,得以維持體內環境的恆定性(homeostasis),以達致動態平衡(dynamic equilibrium),有益於保健治療效果。其他如瑜珈、冥想、靜修等方式,也主張養生是對身體機制的保養,有賴身、心、神合一的溝通和協調。
立會以至香港整體的現狀明顯是「瘀堵不通」或「動態失衡」的結果:議會中不同民意的代表固執己見,互相挑釁,政壇各方也彼此不願溝通,遑論去解決議題,疏通困局?而類似三方平台的模式,有可能是出路嗎?拭目以待。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7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