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我為甚麼不支持本土和港獨

2016年12月01日
  • 圖為立法會。(資料圖片)

   

 

我作為一個歷史學家,見慣了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因此,無論是一國一制、一國兩制,抑或是香港獨立,在我的眼中,不過有如古時忠臣為一姓之政權而盡死,又或是賢能的異族滿清,抑或昏庸的漢族衣冠大明,在後世拍電視劇的角度看來,哪一方都可以當受觀眾歡迎的主角,只在乎編劇怎樣寫,以及飾演角色的明星受不受觀眾喜愛而已。
如此看來,在今日的香港政治,應該支持哪一派,民主派、本土派,建制派中的共產黨,抑或建制派中的地產黨,方是正確的選擇呢?如果你以為我會回答:挑選對自己荷包,即是對經濟最有利的一方,那就錯了。
我的答案其實是:在中國,所謂的「天命」之說,指的是支持有天命的一方。甚麼是「天命」呢?很簡單,就是贏家。對,在政治的世界,歷史是由贏家去寫的,只要到最後贏了,就變成了正義,這正如美國人殺光了印第安人,就有資格大講民主和人權,北歐以至於歐洲的所有大國,其富裕和為人欽羡的文化典章,統統來自二戰前的海盜搶掠,二戰後琉球之所以不能復國,一來因為日本已成功殖民,沖淡了沖繩人口,二來因為美國覬覦沖繩作為軍事基地,硫球遂永不可能復國了。
因此,我的不支持本土,也不支持港獨,非因他們錯。政治本無對錯可言,只是蠢和無能,根本不可能取勝,因此別無他選,只能擁護我判斷會贏的一方了。
如果說建制派的唯中央政府是投票機器,因而被罵為狗,罵得好,但家狗至少有主人餵養。然而,本土派要回歸英國,可惜英國堅決放棄香港,這有如被遺棄了的狗死跟舊主人,是棄狗,民主派抱擁美國,但美國支持他們的態度,有如善心客的餵飼野狗,喜歡的一天就來餵幾口,大風大雨便躲在家裏,完全不講責任。
所以,香港獨立不是有沒有理據的問題,彭定康的指責,在於它不可能成功……不可能成功便等於沒有理據了。倪匡說Hong Kong is not China後也指出,當年的革命黨並沒有在滿清政府任職呀!周顯大師則說,看梁游和小麗老師頭腦簡單,甩皮甩骨,就知本土派大勢已去了。反過來說,如果本土派叻啲,有成功的可能性,我咪擁護它囉!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7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