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深港通期望

2016年11月28日
  • 滬港通推出後,內地股民細水長流式買港股。(資料圖片)

   

 

深港通終有啟動日期,身邊戰友普遍反應居然是準備去put港交所(388)。自己完全沒有該念頭,畢竟有種態度叫中立,有種策略叫置諸不理,並非有新聞就一定要有動作。出擊與否關鍵看值博率,港交所無疑是貴,但近期沒有炒得過分,今次全港個個都是春江鴨,無人有資訊優勢,照計不會好消息就狂食胡沽貨。港交所存在溢價是長期現象,並不抵買,卻不代表一定要回落。
一般人睇股市著重價位,但成交及波幅同重要。港股弊病在於長期成交低波幅細,偶然來一次突破就行一大段,故短炒風險大而回報低,就算仍有參與的投機者,也因應情況縮減注碼,志在保持狀態。至於博突破機會絕對可遇不可求,一年中或僅三幾次機會,要有超級耐性等待,不少人的應對策略已改成守株待兔,一定要等大跌才入市,難怪我們的成交額陷入惡性循環。
故對深港通的期望並不是炒起個別細價股,去年漢能薄膜發電(566)及高銀金融(530)超級大泡沫固然不會參與,即使眼前勵晶太平洋(575)也沒有興趣。買得大唔夠膽,買得細幫不到幾多,炒股票重點是有信念,在這個難有信念的世代,回報注定偏低。故自己反而希望深港通後,可墊高成交額,不錯是很難有信念,但中國勝在人多,即使股民佔人口比例其實不高,只得7%左右,但每個股民肯去炒少少便已經大有幫助。
其實我們對國內股民理解不深,最簡單是港股通一路買到烚烚,忽然間一個國慶長假後便銷聲匿跡,這個失蹤之謎一直沒有人可解釋。中國太大太多人,等同大部分國家的十幾倍,不同省份不同城市之間文化差異已極大。我們透過有限度接觸得出來的只是以偏概全的印象,隨時引導出錯誤結論。
滬港通之後,國內股民細水長流式買了幾千億元港股,大部分沒有感受到這份需求的威力,因為並非是噴泉式一下子湧出來。港股是一個資產型股市,在知識型經濟年代上落有限,根本不用心急高追。國內股民的整體行徑,看來比一般人的預期理性,因此自己不會寄望有大茶飯,但求國內股民幫手拉高成交,慢慢收貨,為日後港股回勇奠定基礎便算,記住當日滬港通也不是一通車就大時代。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