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委廿蚊張入行會的意義

2016年11月28日
   

 

上星期五的早上,同事傳來一批照片,是立法會辦事處做暑假實習生的學生,大學畢業大日子。他們傳來的畢業照,人人面露笑容,就像為即將踏進社會做好準備。然而,我們的這個社會,真的有準備好,為這些初生之犢,提供一個公平、合理、有尊嚴的工作環境嗎?看來,愈來愈難……
就在收到照片後的幾小時,即時傳來一個令人驚奇的消息─自由黨的張宇人將獲邀加入行會。驚奇的,並不只是有關自由黨的政治問題,不是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令我最震驚的,是階級取態的問題。
我對張宇人是沒有太大意見的,在議會外也是可溝通的人。然而,在階級立場上,他的一言一行所代表著極右、最尖酸的商界立場,實在叫每一個撐勞工的人咋舌。稍有留意新聞的人都會記得,在最低工資討論過程中,張宇人曾語不驚人誓不休地提出二十元的最低時薪建議,而被外界給予「廿蚊張」的稱號,涼薄的地步猶如將基層勞工視為奴隸,商賈的冷酷嘴臉表露無遺。
此外,對於標準工時、全民退休等涉及勞工基本權益的議題,張宇人都提出了洪水猛獸論,一時說會減薪裁員、一時說會結業倒閉,脅迫著一個原本表面上較為傾向基層的政府。
在勞工政策交白卷、對勞工權益承諾未能兌現、在勞工界在一致地「追數」時,如今竟然邀請一位對勞工如此有「貢獻」的人入行會,象徵的意義非常重大,就是將遠離打工仔和基層。或許,這一著能在政治上有一點得著,然而,將一個鄙視基層勞工的人納入行會,就猶如將數百萬打工仔女的背棄,上多少次天台、落多少次區也彌補不了!在這個要拉攏商界的背景之下,我也非常期待看看,政府如何在個多月時間,向勞工界兌現數年前開出的多張支票,又如何向勞工界開出未來的期票! 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