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生物本能 排斥異族

2016年11月28日
   

 

接連寫了多篇指出人權並非天賦的文章,目的不是在於要否定人權,而只是在於說明人權是要社會發展至一定的水平才會出現的,是需要客觀基礎的。若把人權看成是天賦的,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有的,反而不利於締造一個人權受保障的社會。
本文想指出的是:在人類的本性中,存在着一種根深柢固的陰暗傾向,就是要滅絕非我族類。缺乏對這種陰暗面的認識,並設法加以克服,將不利於人類進入多元共融人權獲得保障的社會。
生物的基因都有自利的傾向,其終極目標是令自己的基因可以在世上延續。但地球上的資源有限,如果任由非我族類也可以在地球上生存,那就會分薄資源,減少自己的後代繁衍的機會。所以生物對那些需佔用同樣資源與生態環境的同類都有排斥心態,要去之而後快。
雄獅成功奪取獅群的王位後,首要工作就是要清除上一任獅王留下的後裔,並不會因為幼獅看來可憐,而放牠們生路。
長期在野外與黑猩猩一起生活的生物學家珍.古德就留意到,黑猩猩會有意識地滅絕生活在鄰近森林的其他黑猩猩族群。一發現有落單的就加以圍捕殺害,有時還會召集青壯成員向鄰族展開戰爭,直至把鄰族完全消滅才心息。
人類自己原先就有很多「表兄弟」,譬如曾經生活在中東與歐洲的尼安德達人,生活在印尼的梭羅人與弗洛里斯人,生活在西伯利亞的丹尼索瓦人,生活在東非的魯道夫人。這些人現在到哪裡去了?估計大部分被現時橫行全球的智人殺害了。
現地球上的人,全部都是源自非洲的智人。他在五至三萬年前逐步離開非洲到其他地方生活後,就逐一把其他的人種消滅。現時,我們的基因裡,尚可以發現極微量的其他人種的基因,相信曾經有智人與這些其他人種交配過,但數量非常少。智人對待其他人種的主要手段是種族清洗,殺到一個不留。
即使在智人內部,亦一樣細分為不同的民族,這些民族長期亦不把非我族類當人看待。蒙古人能夠所向披靡,就靠採取誰反抗就屠城的策略。歐洲人去到非洲,就強逼當地人做奴隸。英國人去到美國,就把印第安人迫害至所餘無幾。人類的歷史是一部不斷出現種族被滅絕的歷史。
即使到了今天,人類一樣不肯放棄以武力解決紛爭的軍事手段。所謂「人權無疆界」,只是強國干預別國的一種藉口。西方把中東搞到一團糟,就撒手不管;轉而各自在邊境建圍牆,阻止難民入境。他們對正在發生的人權大災難沒有責任嗎?怎可以視若無睹?
由此可見,一涉及本土利益,人權就可以放在一邊;一到經濟發展不順暢,右派民粹主義就抬頭,排斥外族的政治主張就會受到民眾支持。特朗普就是靠勇於排斥非我族類而在美國當選的。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