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回望,前行 - 曾蔭權
人間有情

2016年11月28日
   

 

過去四年,我和太太一有空,就會在香港街頭蹓躂。我享受陪她到街上、街市及街角小店購物,觀察基層市民的日常生活。
我一直很敬佩香港的小商販,由賣薑葱到經營小食外賣店的無一例外。他們賺取微薄的正當收入,做自己的老闆。那些一直做小生意而又活養一家大小的都有共同的特質,就是十分勤勞工作。在我眼中,這就是香港經濟成功的基石。
當我太太專注購物的時候,我就會與那些小商販閒話家常,逐漸從他們口中認識他們、他們的起居習慣、日常難題,以及對子女和對香港的期盼。他們對香港包括立法會的事情瞭如指掌。他們倚靠常識來判斷本地事件,往往與主流傳媒鼓吹的言論不一樣。與他們的一席話,不時會激發起我的思考,讚嘆油然而生,更深有同感。而我已離開政府,他們亦樂意同我交流。
有些小商販成為了我腦海內難以磨滅的本地標誌同英雄印記,他們包括筲箕灣的麵包店、西環賣潮州鵝的外賣店、銅鑼灣的粥店、鴨巴甸街附近的牛腩麵店及堅尼地城的魚蛋店等。它們全都是家庭式生意,大部分全年無休,每天日以繼夜工作,為自己的家庭及成就自豪;他們多擁有自己的住宅,甚至自己的店舖。太太和我完全感受到他們待我們如真正朋友,熱情招呼。我們一直牽掛要跟他們見面;他們讓我們更愛香港。
這份至誠待客的情懷不局限見於香港人。最近我們到新疆亦有難忘的體驗。到新疆的路程可說是我們經歷過最變化莫測又艱鉅之旅,但沿途景致恍似世外桃源。沿着瓦罕走廊走可以盡覽積雪蓋頂的崑崙山脈,而途中偶遇散居在這個遙遠邊疆的少數族裔,包括哈薩克人、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及維吾爾人,他們的熱情款待教我們動容。讓我舉兩個例子。
一天早上,我正在喀什的大草原上專心拍攝哈薩克和塔吉克騎士追奪一隻羊的一場叼羊馬術比賽。忽然一個五十來歲的哈薩克男士拍拍我的肩,他的深色外套很殘破,腳上的鞋亦十分破損。但他臉上掛着友善的笑容、頭上頂着一頂傳統哈薩克帽子,淡灰眼睛,鬍子刮得很乾淨。我們以普通話交談,當他一知道我來自香港,就立即邀請我和太太及數名當地朋友到他家作客。我婉謝了他的好意,但繼續胡扯,後來他二十歲初的兒子亦加入,兒子在成都讀設計美術,父親顯然為靠飼養羊馬的微薄收入而能夠供兒子上大學而深感自豪。他是一個心胸廣闊的好人,待我猶如他的鄉里。
兩日後我和太太到了喀什市的塔什庫爾干縣,我們發現了一個塔吉克農民家庭的古老傳統農舍。當我們查探能不能入內參觀時,農舍主人大開歡迎之門。室內沒有甚麼傢具,但有一部雪櫃及一部電視機。即使以新疆的標準,他們顯然都不屬富有人家。後來我和太太將隨行車上的一些簡單食物如即食麵、餅乾及糖果送予他們,答謝招待之恩,不久後主人的兒子拖來了一隻幼羊,說要宰羊為我們預備晚餐。我和太太完全沒料到他們有此一着,急忙道謝,匆匆告別。
在餘下旅程,我們多次感受到新疆人的善良熱情,儘管生活刻苦,卻無損他們熱誠待人,一如我那些為生活奮拚的香港小商販朋友。從他們身上,我領會到財富與人情其實沒有必然關係。情由心生。中國人喜說:攞個心出來。我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政府與市民之間的溝通,只要攞個心出來,再大的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