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離婚女人筆記 - 凌丹妮
最後的女人

2016年11月25日
   

 

自從女兒 Julia 去了澳洲升學後,我亦多出了些時間參與閨密及友人聚會。這些閨密見我已將自己的故事出賣得八八九九,怕我沒法將這專欄再寫下去,便在有意無意間,紛紛為我提供了不少靈感泉源。
這個星期姐妹淘談得最熱烈的話題,除了大劉傳出的婚訊外,便得數到林丹的婚外情了。聚會的女性友人堆中有人羨慕甘比從此有名有份做大劉最後的女人,更多的卻是為謝芳不值,其中直爽的 M 更咬牙切齒地認為太太在懷孕時出軌的男人,是最最不值得原諒的衰人,大家紛紛點頭同意。
突然間我見到M望著S時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她伸了伸舌頭,做了個不好意思的鬼臉,而 S 則聳一聳肩,笑說她早已沒事。她倆是我近幾年才開始經常見面的朋友,所以到近日才知道原來 S 的丈夫也曾在她剛生兒子的前後有過一段婚外情。
S說那段時間她發現丈夫埋頭於手提電腦時經常會露出溫柔的笑容,這引起了她的懷疑。有天晚上她實在忍不住了,便半夜偷偷起來打開丈夫的電腦,才發現他們之間有了第三者,對方是丈夫公司的新同事,還曾經一起去上海出差。但S沒有馬上發難,而是失眠了好幾有夜晚後才戰戰兢兢地質問丈夫。但她丈夫堅持與第三者只是好同事,並說如果 S 覺得心裡不舒服,那他就搬出去幾個月待她冷靜一下。
「那後來怎樣呢?」我急著問。「後來……讓我想想……其實我已經沒甚麼印象了,只記得他說完會搬出去後,我就沒出聲沒再提,而他也沒有搬走,這件事就好像不了了之。直到去年我們一起看林海峰的《有一天我們會飛》,丈夫一整夜……尷尷尬尬的沒和我說話,我半夜才想起他也有過相似的一段過去呢。」聽完她的說法,我瞪大了眼睛,心想這位大姐是真傻還是假懵呢?
後來聽S的剖白,說她當時剛生完小孩後體力還沒恢復,不想將老公趕走後要獨力照顧寶寶,所以便索性不去理會,當沒有事發生。往後十幾年過去,她與丈夫還經常打情罵俏,她有信心自己會是丈夫最後的女人。
所以有時別看S總是以傻大姐的形象行走江湖,也許她才是舉世最有智慧的女人呢。正在努力學習獨立生活的熟女一個。電郵 dannieling730@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