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說三道四 - 黃蓮
為何好像遺失了甚麼

2016年11月24日
   

 

對於被褫奪或者遭盜取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損失的一方,不難會感到怨憤,這種無故被剝奪而產生的怒氣,算不算是仇恨的根源?文、圖:黃蓮


無故損失 衍生仇恨 令人喪智
最近有朋友被人入屋盜竊,為了被偷去的心愛單車,感到非常懊惱,我也被那種情緒感染了,腦裡浮起很多如何強行奪回失物的點子。這事令我回想起年前曾天真以為,可以簡易實踐綠色生活齊共創,減排減廢由我做起。誰知道,第一次踏單車去轉乘交通工具,就被人偷走整個座位支架,害我下班發現時,要推著殘缺不全的單車,在黑夜中徒步半小時回家。那次推車回家的畫面,客觀來看,其實是非常諧趣的,但當一下子湧上心頭的憤恨,掩蓋了世間的一切,我甚至有心理準備萬一遇到該名匪徒,就要暴力解決!
遇到這種因缺失而衍生的過度仇恨,很容易令人失心瘋,我想,該時常監察自己的憤恨指數,進行止蝕,以免失去更多。
監察自己就是指——管理好情緒,留意情緒變化而作出相應對策,憤恨的感覺應該不會長期佔據著思緒。但是,有另一種類型的缺失,似乎比剛才提到的更難處理和消解。
 

莫名的缺失感更為恐怖
有時電子產品用久了,如不去定期整理文件或備份,就會積存很多佔據記憶的垃圾,可能有一天,有些資料會突然流失,最恐怖的是,例如明知道有些於3年前建立的檔案損毀了,但總想不起實際遺失了甚麼, 記憶好像出了個黑洞。
這種令人一下子抓狂,但又沒有特定或者清晰記憶的感覺,在實體生活上也不難出現。例如有時物質上積存太多,多到超出了自己記憶容量,但當有需要用的時,才猛然驚覺,那物件完全不知道放在何處,有時連自己曾否擁有,還是已經處理掉也沒有印象,嚴重的,就只知道自己要找的東西不見了,但又想不起是甚麼。記憶裡頓時像多了一些不規則的間隙,開始有點擔心跟之前的自己接不上軌,然後扭曲而且鬆散的記憶,似乎要逐漸崩壞,愈想愈有離心力。這種多重的缺失感,加上模糊不清的概念,把人從現實推向一個既陰暗、又無能為力彌補這缺陷的悲觀空間。相比實質的被剝奪、被盜竊感覺,這種悵惘而又不能量化的缺失感,實在難以消解,矛盾地,這種感覺其實也很獨特。
 

哎呀!我的記憶業障重!
反之,如果堅持呆在那無止境的迷思裡,鍥而不捨地想撫平一種不確定卻像被掏空的焦慮感,抽象地強迫自己回帶,恐怕只會令人更混沌,陷入昏亂狀態,所以,在自我意識形態尚算清晰的時候,就最好放手吧,說不定到某個時候,就會突然想起來。
如想避免遇到這種記憶業障,不妨考慮恆常整理收納,當發現一些根本已經忘記的東西時,重新審視它們對你的重要性,如果沒有留戀之意,在未開始遺忘的時候,就不如乾脆刪掉或捐贈出去罷,實行我棄人取,為自己的活動範圍和記憶容量騰出空間,減少負荷過量的機會,會是多麼的舒爽呀。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