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睇咗當食咗 - 于逸堯
無垢的水珠

2016年11月23日
   

 

香港人自言最愛日本菜,最喜歡遊東瀛。每每有日本來開店的食肆,就一知半解盲目崇拜。然而,這股對東洋的偏好,從未令人學習到日本人的強處,卻只有不斷暴露自己不堪的弱點。日本人事事認真,擁抱知識文化。我們沉醉享樂缺乏貢獻,只懂坐享其成。沒錢的時候,話不敢說得響,還可縮在一角避免出醜;一旦稍微富起來,便急忙揮舞手上丁點臭錢,以尋歡作樂滿足獸慾的心態,去搶購人家用心用意做出來的精品,絲毫沒尊重彼邦文化,形相之穢蔑非筆墨所能形容。這種迷戀歡愉不學無術,其實是會令自己不斷落後於人的......
上星期,由真正識飲識食的劉先生引路,去中環「稻菊」吃晚飯。他熟知來自日本懷石殿堂「吉兆」的後藤正行師傅,能做出菜單以外的手工美饌。那天品嚐了工序繁複的「冬瓜夾津和井蟹肉真丈煮物」,還有一道我趨之若鶩的「水信玄餅」。此物仍近年「潮食」,是由傳統甜點「信玄餅」變出的新品種,甫面世即被日本食客吹捧,潮流席捲台灣及南韓。
她的前身信玄餅,據說跟日本戰國時代「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大名有關,是行軍的糧食,為主公所喜愛。武田信玄的故事,也就是小弟喜愛的黑澤明電影「影武者」的題材,所以此餅甚有意思。她的原型有如一滴放大了萬倍,完美地透明的水珠,聽說在常溫下,三十分鐘內便化為一灘甜水。配黑糖漿黃豆粉,味道清雅樸素,不留半點塵埃。日本不少餐廳,已經用她變出很多玲瓏驚艷的摩登甜食;台灣及南韓也早跟上熱潮。只有人人聲稱熱愛日本菜的香港,對她還是一無所知。見微知著,亞洲國際都會如何落後於人,不言而喻。
稻菊   中環金融街8號香港四季酒店4樓   2805 0600


土生土長香港六十後大叔,音樂工作者暨飲食文化讀物寫字員,歡迎瀏覽Instagram生活及飲食記趣:YUYATYIUPMPS,面書請找于逸堯。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