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730視角 - 機師
《身後仕》,帶著矛盾去行刑?

2016年11月22日
   

 

電影《身後仕》開首的畫面,沒有配樂,以風扇下沉重腳步聲,為影片揭開序幕,給觀眾預警,即將探討嚴肅的課題─死刑。影片出自仍在執行死刑的新加坡,是國內新新晉導演巫俊鋒的作品,能代表國家競逐奧斯卡的最佳外語片,會是一齣怎樣的死刑電影?
故事從執行死刑的「仕官」的視點出發,懲教員艾曼的父親是死囚,因緣際遇,他在獄中遇上為其父執行死刑的老長官拉希姆,任其得力助手。拉希姆向徒弟傳授畢生功力的情節,揭示執行死刑的細節,從行刑前的準備功夫、囚犯走上絞刑台前的待遇,都仔細地呈現在銀幕上,最後晚餐或戴頭套的惶恐,都曾在不少電影出現過,機師最深刻的,是絞刑台的運作,獄卒需要量度死囚的體重,根據精準科學計算的絞刑公式表,按死囚的體重量度繫於頸上行刑繩索的長度,有時還會以同等重量的沙包進行模擬測試,能夠讓囚犯盡快無痛死亡,是行刑官的「專業」,能否準確地目測囚犯體重,是行刑官的打賭遊戲,執行死刑,演變成一場充滿科學計算的專業示範。
逾30年前的死刑,令遺腹子艾曼,在父親缺席下成長,無法擺脫親父是死囚的陰影,更一度誤入歧途,作為死囚家屬,他質疑死刑剝奪囚犯改過的機會,卻逐漸跟殺父的劊子手,發展一段亦師亦友亦是父子的關係,更成為欽點的行刑官接班人,對艾曼而言,生命的重量,是充滿矛盾張力的沉重糾結,艾曼會否承傳師父的專業,拉下絞刑台前的活門槓桿?
導演努力地避免落入黑白二分的道德判斷,以留白結局,交由觀眾深思量度,生命的輕重。


機師,由跑道走到公路,人生旅途的陪跑者,從事生命教育工作,遊走於影像與文字世界的文化研究人。電郵:pilot_pilot911@yahoo.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