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借沈校長寄語中大經濟系

2016年11月22日
  • 沈祖堯(中)早前與中大畢業生合照。

   

 

公關無敵的沈校長的畢業講話、取態大轉變,我很無奈。傳媒對比了沈校長2014年正值雨傘運動時的講話,實有天淵之別,尤其我正是2014年綠色領巾的社科學院畢業生,感受尤深。公關對時事永遠敏感,如果連沈校長都如此轉變,是有一些政治含意。
深圳分校的中大畢業生也登堂入室,在同一場地行禮,沈校長也首以普通話演講,香港本地畢業生看在眼內,自然無形壓力倍增,因訊息很明確,今日他們踩進你的主場和你一起行畢業禮,明日在勞工市場上一同競爭。實也無可奈何,除了增值自己提升競爭力,別無他法。畢業生的競爭力,跟其4年前入校時的選科取態,也有莫大關係。
終歸喜歡文史哲理的人不多,不計純為興趣而選科的朋友,根據經濟學的一般解釋,大學教育也是人力資本投資,收科的分數高低跟畢業生工資掛鈎。比起畢業後出來買樓、買股票、買基金的大投資,二十出頭的九十後畢業生,最大的投資反而是大學的選科。而畢業生的工資,也跟市況、行業供求有關。
神科也有很多種,醫、藥、法、環球商業、計量金融和風險管理都是神科,假若經濟環境好,醫、藥及法的收生可能輕微遜於短時期賺大錢、波幅大的商科類,反之亦然。
經濟環境好壞,也影響了人力資本再投資的取態,淡市會特別多人報讀碩士,這也是簡單的經濟學含意。因為第一份工的工資是決定性,price in自己的勞動力價值,也是僱主的訊息參考。如果第一份工基數太低,未來叫價會難。
我不太喜歡,也不主張大學本科生就投資在專科的技能培訓,我必須利益申報,我考試甚爛,根本無資格入讀神科。專科技能減少了職業流動性,提高了轉工的機會成本,好像藥劑學,也是神科,但4年前看是神,現在卻是供過於求了。又例如政策不穩定因素,天曉得哪一天陳沛然議員敵不過醫委會改革的壓力,開放了內地醫生入港,到時醫生賺的錢就大減了,更何況醫科生的投資期不是4年,而是更長。科技的進步也是考慮,美國的律師樓、核數已有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去分析案例,天知道4年後這類工種會否被這種科技取代。
4年太長,不爭朝夕,率性而行,才是真人。內地人要爭科,讓他們爭。既然選科有風險,倒不如跟興趣而行,讀一些不賺錢的科也無所謂,我尤愛跟修讀文史哲理、社會科學的朋友打交道,因為對話內涵是明顯有大分別。道家也說:「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看似無賺錢能力、無用的科目,才是最能培養融匯貫通,兼各家之長的通才。
好像我出來做金融,個個以為我讀商,但我很自豪自己讀來自社科院的經濟系,因為經濟系要求的理論思維、概念邏輯係高級東西,尤其是我出來搞政策,反對上市改革諮詢文件,更見其學術訓練精密有用。我這樣說,是因為見到母校我系收生江河日下,唯有盡一盡舊生責任,推銷一下讀經濟學的好處。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