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日本人拍戲

2016年11月21日
   

 

朋友是自由身演員。久不久都在電視、電影、廣告或舞台上出現。這一趟,去了日本拍攝回來,箇中經驗,聽得我們好生羨慕。
甫下機,劇本已由來接機的工作人員送到手上。不是從電腦用A4紙列印出來的劇本,而是釘裝精美怎樣拆都拆不散的劇本。意思是甚麼?劇本寫好了,就不會再改。不像香港的片場,「飛紙仔」當作平常。
曾幾何時,新聞報道木村拓哉來香港拍攝《2046》,最不習慣的,就是導演天天改劇本。日本人尊重劇本,開拍前修訂好就不會再改。也尊重演員,預留充足時間讓演員準備。不但對大明星如此,小角色也一樣認真對待,同時要求回饋同等認真的演技。
拍攝前化妝,塗了底霜後,良久未上粉底,化妝姐姐溫柔的雙手,上下左右地在臉上上掃來掃去,像做「facial」般,幾分鐘都未停下來,幹甚麼?原來,是為了令底霜完完全全滲進皮膚內,才開始上妝,令妝容持久一點。
待妝化好了,正欲起身埋位。被化妝姐姐叫住,拿起雙手,仔細檢視,然後,開始動刀——剪指甲!在香港拍過這麼多戲,從未試過在片場被剪指甲!日本人的仔細程度是:除非角色需要,否則所有形象性的裝扮,例如長指甲,都要拿掉。
Roll機了,導演對在場每個崗位都禮貌周周,從不發脾氣、不呼喝。導演指示清楚,兩三個take,一定收貨,不會左諗右諗。演員有專用的等候區,貼心準備好足夠數目的摺凳。就算是戲份最少的角色,也有空間安靜地休息。
猜猜,朋友這一趟,去拍甚麼?不是電影,不是電視劇,甚至不是微電影,只是一條用來宣傳即將上畫的電影的短片!一絲不苟的專業精神,一視同仁,從來沒有「大細超」。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