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與老師的一席話

2016年11月21日
   

 

每次到學校演講,不論係中學,大學甚至係學生會的高桌晚宴等等,我都會問負責人有沒有禁談的內容,例如粗口俗語或自殺等等,希望事前講定避免之後尷尬。而最近幾次的演講裡面,終於有第一間學校主動說希望我在演講裡面不會提到有關香港獨立這個敏感話題,因為老師及校方都未有具體處理的方法。
我:「如果我立場是反對香港獨立,及說香港獨立這行為跟犯罪一樣是不容許的,而且很有可能會惹上官非,呼籲台下同學仔切勿以身試法,咁講會唔會無咁尷尬?」
老師:「如果你真係咁講,咁我哋就唔會有咁多麻煩,你咁講大家都會安心啲,不過如非必要都盡量唔好涉及呢個話題就最安全喇。」
我:「你平時在學校的課堂裡面,會跟同學分享你自己的一些自身生活經驗嗎?」
老師:「會啊,有時侯分享自身經驗比書本更有用,亦因為咁所以先會想請陳生你嚟同我哋學生分享一下你自身嘅經驗,開闊佢哋對生命,生活以至死亡嘅眼界,希望透過你可以啟發同學更多嘅可能性。」
我:「咁即係話你已經對你自己所有嘅自身經驗都已經有具體解決方法?否則按你學校嘅處事手法,你係唔應該跟同學提及你嘅自身經驗喎。好老實同你講,我其實都未把我自己的人生看透,我面對過或將要面對嘅人事物都未必一定有具體方法處理。如果你真係請我嚟學校演講,我怕我來會破壞你學校嘅處事原則。仲有,只要我明確反對港獨,喺呢個大前提下就可以觸及港獨話題,那學校不就是已經有具體方法處理港獨嗎?」
最後當然我也很尊重學校的立場,也為免老師尷尬,我也很合作地沒有談香港獨立。不過,那次演講裡面我除了分享自己的生死觀之外,也少不免談獨立,畢竟沒有一個愛學生的教師會不想他們有天能夠獨立自主。 williamoutcast@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