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回望,前行 - 曾蔭權
監督基建

2016年11月21日
   

 

最近我和太太多次在多哈轉機,對多哈機場留下深刻印象。機場的建築和設計都非常現代化、優雅及實用。事實上,全球各地的主要城市都湧現不少新機場,包括內地都有若干新機場。
當我與一個博學的教授討論此事時,發現機場建造普遍面對延誤及超支問題。我不期然想到當年赤鱲角機場經歷的噩夢,料不到這名教授竟不以為然,認為六個月的混亂噩夢可說是福氣──畢竟噩夢會有終結的一天。在美國有一個機場,與赤鱲角機場差不多同期興建,但各式各樣的問題至今還未完結。可說今時今日差不多所有大型基本工程項目都面對同樣困境。而由政府施行的基建項目,延誤及超支似已變成常態。
基建項目在籌劃階段,總會有涉及選址、城市規劃困難、破壞環境、收地及立法會撥款的各類爭議。可幸跨越了此階段後,香港以往的基建項目總會在限期前及預算內完成。近期一些基建項目卻顯示這情況有變。較早前政府成立了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監察項目的進度,我對辦事處寄予厚望,期望我們可以重拾往昔的效率。
在政府工作期間,我長期負責監察工務工程。出任政務主任初期,我曾經擔當財務主任,專責處理所有工務工程的資金事宜。後來借調到馬尼拉的亞洲開發銀行,我學會了更多關於項目評核及監控支出的工作。亞洲開發銀行更讓我出任孟加拉一個主要鐵路項目及菲律賓民答那峨島一個水力發電項目的財務分析員。及後我做庫務局局長及財政司長的時候,繼續專注於有效管理公共工程項目,尤其是在九十年代後期協助政司司長監控機場核心工程的資金運用。在我連任行政長官後,公布了十大基建工程項目,我特別花精力確保當中兩個已屆施工階段的項目不會出現大幅的延誤或超支。
由一個通才去同專業的建築師、工程師或外判商講如何執行項目管理,難度可想而知。他們都決心要將工作做好,但他們往往對這些項目在政治層面上的影響掉以輕心。如果發生項目嚴重延誤或超支,包括行政長官在內的主要官員均要面對立法會及傳媒的質詢。因此主要官員必須設法防止項目延誤或超支,同時又不會妨礙專業工程師或建築師履行工作。自參與機場核心工程後,我一直採用一些簡單而有效的措施來監督基建工程的進度。
立法會通過撥款後,在正式開工前,我會要求相關的項目經理做兩個圖表,第一個詳列項目根據向立法會及公眾承諾的期限內,預計由開始至終結的實際工作,並配有每個月要達到的主要指標,第二個圖表同樣配有每個月要達到的主要指標,會列出每項已列於圖表內的工程項目的預計開支,而開支定必不能超過扣減了應急資金撥款的整體項目預算。
當我出任行政長官時,就是採用此策略來監察添馬政府總部及啟德國際郵輪碼頭的興建,我要求項目經理每個月用這兩個圖表向我匯報最新進展,列明對照原先預測實際上完成了的工作。這些更新通報會同步發放予所有相關的處長及政策和工作局的政治問責官員。這些官員會仔細審視這些更新通報,查詢任何落差,並預期我會追問任何工程墮後或超支之事。
任何工程師發給承建商的修改通知單都會受到嚴格監督,必須得到他們的上司審核及項目經理的批核。雖然發出修改通知單有時屬無可避免,而應急資金亦要發放以應付所需,但它們往往成為嚴重延誤及超支的罪魁禍首。在這個機制下,施工一旦出現問題會很早被發現及能夠盡早解決。
我知道很多專業工程師都厭惡用這個方式來監督他們的項目,但非如此,我恐怕政治問責官員非要待至整體項目無法依期落成或嚴重超支後才會恍然大悟,而此時要增加撥款,他們就要面對立法會及公眾的拷問。
除非問題未能解決,要我主持會議拉攏各方達成往後發展的共識,否則我每次不消十五分鐘就可以看完這些附有政策局評議的每月更新圖表。
這個由上而下監督大型基本工程項目的機制,以往行之有效,因為政府各級部門知道行政長官親自過問工程的進度及開支,很自然會格外留神,防止工程大幅延誤及超支。
時移勢易,我不知道這些簡單的措施還管不管用?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