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說三道四 - 黃蓮
可以吃,可以喝,可以居(Pt.2)

2016年11月17日
  • 讓思想漫遊在筆觸裡,讓它引領你到異次元境界(網路)。

  • 筆者油畫作品(局部)。

  • 筆者油畫作品(局部)。

   

 

荒謬世事看不透,逆境求變幾難求,清泉濁水雙交錯,平和已不知為何。
 
每天面對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奇趣新聞,感覺自己也好像變成一個搖擺州份,情緒很容易被荒謬,而且難以理解的資訊牽動著,見到一堆堆的人,忽然變得獸性反對某些民選結果,排斥某些族群,反對某一個形容詞,突然集中攻擊一個人,或者選擇性地突然勤力執法,但同時對處於平行時空的暴亂者置若罔聞,再加上一次又一次的強調,香港的生活質素,宜居程度、幸福指數,是如何的慘不忍睹,閱讀新聞的心情指數,好像就只有徘徊在憤怒、咒怨、傷感、反感和嘔吐感之中。究竟要怎樣處理,避免這種黑暗無力感,慢慢地把自己撕破?

 
清泉變濁水
上回提及到,這種感覺令我想起13年前,香港所面對的全面性負能量抗疫時期,其實跟現在的多方位抗力同樣地沉鬱,但當時在對抗的期間,民間出現很多零碎的感人故事,和對人生與人性的頓悟,彷彿變成荒漠中的清泉,可是到了現在,清泉被填平了,細長的支流演變成翻滾、而且氣味嗆鼻的濁水。
雖不能逃避現實,故作悠閒,也不知道應該出逃還是抗爭的時候,我想,可能是時候考慮是否有需要發出「內部裝修」的告示了。

 
腦內的防空洞
有時候,上街時走得累了,在想尋找地方歇息都要付錢的生活模式下,要做心靈的「內部裝修」,卻不一定要消費。賞畫便是一個例子,水墨畫壇有句古語去形容一種意境,就是「可以觀,可以遊,可以居」,意思是那幅畫不只是視覺上有即時的吸引力,而是有種韻味,令人的注意力逗留,凝神細味,甚至令人的想像力寄居在畫中,令人神往。
雖然大眾未必能夠輕易擁有自己的居所,這次就是希望在心靈中,找到「可以居」的境界。而現在介紹的不是美術鑑賞,而是從賞畫的過程中,進入冥想狀態,在不需禁食的情況下,尋找心靈的居所,從而提升自己的創意和自愈能力。

 
利用冥想,自己心靈自己救
賞畫,可以先找個安靜的藝廊或博物館(在香港很難,大家理解吧),或者考慮從畫冊或網路上的高清畫作亦可。首先找個安全和寧靜的環境下,隨意找一幅自己覺得「可以觀」的畫作,可以是山水畫、古典西洋畫、南洋畫、東洋畫;抽象的、寫實的、兒童畫及學生作品,甚麼年代都可以(有層次和透視的畫作,會比大片單色塊構圖的效果明顯),目光放遠,先不要嘗試理解畫意,放下批評和檢閱的心態,輕鬆地慢慢瀏覽,保持眼睛凝視畫作,好像玩VR般,不要理會四周環境輪廓,然後,漸漸地就會感覺到,圖畫跟自己會融為一個時空,有時甚至進入一個有多重層次的空間。
觀賞過程中,可能會突然猶豫,抗拒,或者感到不安,那時要放下恐懼,讓自己思想自動滑行,當感受到那種被引領穿梭於「可以觀,可以遊」,然後進入「可以居」的次元空間感覺時,可以稍為停頓,嚮往一番。
其實,這只是思想漫遊而不是被洗腦,也不必擔心回不了現實,那是你感官自動導航創造出來的獨有空間,就好好待在那兒體驗那種奇特的感覺,隨意在畫中的任何一個角落,一個透視點,一個細小的筆觸裡縱橫漫遊,讓思想擴張延展,開拓一個屬於自己的心靈領域,當習慣了這種自由開拓思維的感覺後,閒時便可以回去修復創傷,消除負能,強化心靈,將賞畫視為一個可以自由搭建,隨意進出的心靈居所。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