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港大法律系
為上市改革「釋法」

2016年11月17日
  • 上市改革諮詢文件將截止收集意見。(資料圖片)

   

 

市場上關於證監會和港交所(388)公布的上市改革諮詢文件的討論,已去到尾聲。渾水相信,市場上的反對聲音已經被有關當局聽到了。業界個別龍頭代表曾有提出不必全面反對,反建議增加LPC(上市政策委員會)的成員,渾水之前分析過這是暗渡陳倉的陽謀,魔鬼在細節,行之對業界有害無益。若從政治權術角度去睇,龍頭代表立場上都是親政府,這個奇怪建議可能是項莊舞劍,旨在幫靠錯邊的官員朋友找下台階也說不定。
 
各門各派的既得利益者都交代了自己的立場,不過,鮮有技術含量高的法律觀點考慮,港大法律學院的As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Law昨日提出的工作文章可謂一錘定音,「釋了法」,「解釋」了上市改革不少「法律」技術性問題,屬反對上市改革派的一大利器。
 
這份工作文章頗長,也技術含量高,旁人不易理解。當中不少論點,坊間大家觸及過,只是用了法律字眼去交代,邏輯性更強。其中最大殺傷力是「影子董事」問題,由於新設的兩個委員會都是設在聯交所旗下,如果這兩個委員都有證監的代表做董事,那班證監的代表董事變相做了聯交所的影子董事,也令到證監作為獨立監察機構外,但其董事代表卻無故有聯交所的受信責任(Fudiciary duties)以及受公司法下的責任所約束,聯交所和證監的法律下責任更不清不楚了。
 
「影子董事」令證監代表無故被公司法綁了手腳,實奇哉怪也,董事代表能否獨立處理監管工作也成疑了。這也變相摑了支持改革猛將David Webb一巴,因為Webb一直主張聯交所審批的功能要獨立存在,不受其為股東謀利的商業目標左右。如果證監代表卻成為了聯交所旗下一員,如水混油,胡裡胡塗,完全跟審批的功能要獨立的初衷違反了。
 
文件中不少字眼是常常重複,可見其重要,例如越權(ultra vires)、也如negative control和looming control等問題。Negative control是指不論證監和港交所代表都可共同令所有議案不獲通過,例如處理上市申請。相反地,Looming control則是指證監代表可在細委員會前,獨立地逼使通過或反對內容,例如觸及聯交所改規則的法定權力時。
 
法律也講checks and balances,即權力制衡。在處理梁游宣誓問題時,民間如夢初醒發現了三權分立的checks and balances蕩然無存了,被釋法打了下來。如今港大法律學院也指上市改革未能處理checks and balances問題,難道香港金融中心就要放權給證監搞「真.釋法」嗎?何來有制衡之有?Checks and balances不只是要透過條文去處理,自由市場也有機制去處理,講真,近期全配售上市的殼股,有邊隻係成功出到所有貨?投資者不是傻的,中老千計太多次,總會學精。凡人有何憑證指獨攬大權的證監比起千萬投資者的自由市場監察更有效?難道權力不會使人腐化嗎?這也是libertarian意識形態常講的含意。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