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憲法以外,公司法可以治港嗎?

2016年11月15日
  • 人大多次釋法,衝擊港法治。圖為終審法院。(資料圖片)

   

 

香港法治基礎常常受到衝擊,人大釋法是其一。從樂觀的角度去睇,我們的法治由回歸多年已經被衝擊了不知多少次,但大家生活依然好端端,最過癮是沉默大多數還是覺得無大礙,撐釋法。由此可見,我們的法治說不定比想像中牢固,只是在搖搖欲墜邊緣,不知還能撐多少年。黑色笑話說完了,傳媒現在的報道執著於講基本法和憲法概念,找了不少公民黨代表、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和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陳秀慧做訪問,俾意見。
 
現在看來中國憲法跟基本法的衝突不少。到底基本法是地方法律,還是小憲法的存在,那是法律上要處理的問題。憲法以外,我嘗試找一些新奇法律觀點。原來97年回歸前,曾有人提出以公司法方式治港,那不是別的,而是經濟學家張五常。講公司法講經濟學,還頗切合投資經濟欄目的設定呢!
 
通常腦子靈光的人,慣性在推論時先把假設說出來。張五常說公司法治港的假設是訂立協議時,中國必定言而有信。嗯,看到這個假設相信大家都覺得「非常可靠」。他為這個解釋作出了辯護,說:「我們若假設中國會不守承諾,會管香港,甚麼協議,甚麼基本法都毫無用處」、「甚麼協議都是紙上談兵」坦白講,張為這個假設的辯護是有點循環論證的邏輯謬誤味道。不過,假設不必是真,最重要是推導含意,這也是Karl Popper的科學哲學含意,姑且湊合湊合著。
 
公司法治港是把香港整個經濟體,界定成公司法下的獨立法人(legal entity),當成一個超大企業去看待。張五常講公司,必定是從產權、合約及制度經濟學的角度去講,篤信權利產權必須要清楚界定,才能減低運作上的交易成本,達至有效率的狀態。
 
公司作為法人,只要管理人、政府的權力講得夠清楚,是沒有效率上的問題,跟「民主」也沒衝突。同時在現有的基本法框架講一國兩制,必定是中國一方放棄了若干權力,所以協議中的權力界定有機會華而不實,有技術上困難。公司法因為不是跟至高無上的憲法有抵觸,不存在這樣的問題,而且中英過渡交接,可以簡單如公司股東股權轉讓,由英國股東轉至中國股東而已。
 
當時以公司法去睇香港是新穎,不過,當中的技術問題不易處理,例如香港作為公司,那麼香港轄下所定的法律,也是依公司章程(Articles of Association)看待?這種講法是源於英國,但在美國也很盛行,但如一個經濟城市可以資不抵債破產,然後按一般清盤方式處理,美國汽車城市底特律就是如此。不過,這套操作是建立在聯邦制度(federalism)之上,中國跟香港定成聯邦,解決主權問題不是想像中容易,曾有本土派學者提出過。這也很難怪我們這一代會責難上一代做錯決定,盲信「民主回歸」,因為現實是上一代推了大伙上了一艘正在沉的船,如果現在要我們這一代船員再起另一艘船自救,會不會太遲一點?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