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脫《豬》有妙法──出走

2016年11月14日
   

 

 《美豬出城》是近期筆者看得過癮的電影,《洋腸派對》借性作引子,推崇回歸最基本,用身體達致世界大同,惹笑但口味偏濃,而《美》則老少咸宜,肥佬紀錄片導演米高摩亞帶著大家暢遊歐洲,但並非帶大家買潮物、食好嘢,乃是認識不同國家的市民福利和教育制度,當港人還是醉心台灣、沖繩作避難處時,其實可移居的理想地還多得很。


國家就是豬豬培育場
《美》片導演米高在戲中做回自己,帶點戲劇處理手法,借侵略為名(諷刺美國時常伺機討伐不同國家,掠奪資源),偷師為實,方式令觀眾爆笑,讓紀錄片電影變得juicy,容易入口。《美》的觀眾群是美國人,因此,米高以美國的制度作標準,跟不同國家作比對,叫美國人了解自己原來是隻「井底蛙」。大美國主義從小植入國民心裡,以國家各種制度為榮,全方位looping國家如何美好,成了他們身分認同和凝聚國民力量的主材料,《美》片則要做衰人,喚醒那些一直被圈養多時的美豬,米高的行為和態度,以本地今日標準,大可扣上製造社會分化、破壞國家穩定及和諧社會等帽子,但他比那些一味口頭愛國派更實在,用行動示範何謂真正為國家福祉著想,當國人能夠正視事實,國家才有機會走回正軌,雖然真相是殘酷的。
 

生活在謊言世界
米高就是有本事把沉重的東西娛樂化,炮製黑色幽默,他走訪意大利,發覺有薪假期出奇地多,一年廿多天是正常待遇,港人看在眼裡,自然羨慕,但當知道美國未有就有薪假日數立法,葡萄味頓時消失;意大利人認為假期跟工作效率沒衝突,而米高走訪的意大利僱主及其公司的業績數據,皆說明美國老闆提供的只是一套肥己論述,用來合理剝削員工,並非事實;之後米高走到法國去看看中、小學校園,原來平價也可炮製出美味午餐(包甜品);到了芬蘭,他發現,每日做10分鐘功課也可培育出能夠自學兩、三種語言的學生,而去到挪威的「監獄」,他則理解到甚麼才是懲教的教(Correction),美國和香港的監獄原來只有懲(Punishment),因為思維的不同,遂建造了外表駭人的監獄,為方便管理,營造了一種對立、高低的關係,活在這樣的環境,不動亂才怪。
 

睇制度就知國家有幾愛你
米高提供了一般旅行不會覺察的生活資訊,用意不是要著眼於別國福利如何比我們「著數」,而是告知我們世界是多元的,每種政策、福利其實代表著一套思維,國家看你是一個人還是工具?覺得你可改過自新還是死性不改?一個政府的優劣,不需當權者告訴你他們多努力,制度會自己說話的。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