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說三道四 - 黃蓮
可以吃,可以喝,可以居(Pt.1)

2016年11月10日
  • 只要不吃不喝十幾年就能擁有。

  • 凝聚的光點成了黑暗中的動能。

  • 在膠著的氛圍下另找心靈的居所。

   

 

當認為香港的生活指數,持續下跌已成常識的時候,那些有關不吃不喝多少年,才能負擔一個蝸居的調查報告,似乎成為一些機械性的數字,在那些冰冷的單位裡前後遊走,一些彷彿已成夢的理念中,反覆被提示著這仍是夢。那強烈的令人情緒下沉的氣流,把人推送到夢中夢的二次元空間。
 


不能喝,不敢吃,又沒有言論自由,
在這樣的生活空間裡還能做甚麼?

記得2003年SARS的時候,也曾經有類似的鬱悶力場,把整個香港籠罩著,相比之下,雖然當時有比較強烈的凝聚力,但其實同樣面對著整體往下沉的力量。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整個社會一些固有的習慣,一下子被調整,骯髒的街道被徹底清潔,一向無人重視的公共設施,如按鈕、扶手,甚至乎餐廳的抹布,也不再一布走天涯,好像甚麼都有系統地被定時消毒,好像大家的衛生意識突然強化了。
但同時地,社會急性陷入驚恐,無力感將潛藏的負面情緒極速催化,我們頓時覺悟生命是可以如此的脆弱,民眾的自身意識提高了,不再視自己是萬物之神,物慾被冷卻,那種近乎絕望的思緒,反而令我們重設對生活的見解,令很多人更深層思考人生或人性,繼而投向追求心靈層面的飽足感,例如有的比以往更著重家庭關係,豁出去關愛身邊的人,禮貌待人、愛護動物、注重健康,去欣賞香港的自然美景,學習觀賞藝術、靈修,有的甚至犧牲自己去救活病人。這些充滿「洋蔥」、絢麗的故事,讓我們撐過逆境,光點在漆黑的城市中此起彼落,形成有聲、有光,有詩意的淒美畫面。
 

過去與現在,我們所面對的
雖然現在不是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型致命病毒,但到處都竄流著類似的負面無力感,感覺只是一種急性與慢性之分,而慢性的通常卻帶來冗長痛苦。這次流逝的,未必是生命和健康,而是居住的空間,生活指數,我們的幸福感。這種氣場令我想起當年被轉化的抵禦能力,但當年的是抗疫,現在的是抗力。
 

往外擴散的熱能,與內部的能量儲備
可是,當年香港人亮麗的抵禦能力,似乎沒有完整地承傳過來,似乎有些東西在途中被遺棄了,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再次極地反彈,這時,在實體的生活空間,難以被改善的時候,與其把自己的能量往外消耗,不如嘗試往內尋找更自在的療癒空間。
 

從欣賞畫作到重啓心靈探索的動力
撇除部份浮誇造作的藝術品,其實賞畫也可以引領我們進入一種冥想狀態,從而得到心靈上的舒緩,強化自己的感知能力。可能有人會覺得冥想很無聊、很邪氣,其實,它不過是其中一種自我內部修復和靈性提升的方法,令人在逆境中保持醒覺,和了解自己情緒起伏與環境的互動關係等等,但不要誤會,這根本與植物和宗教無關。在水墨畫中有種叫「可以觀,可以遊,可以居」的意境,應用在當下,或許,「可以吃,可以喝,可以居」 已成為了生活中的理想境界。(待續)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