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特朗普當選 財富大蒸發

2016年11月09日
   

 

雖然未到截止投票前的一剎那,民意調查仍顯示希拉莉的勝算較高,但沒有人可以肯定特朗普不會最後當選。在現實世界,黑天鵝隨時都會出現。
 
然而,從金融市場的表現來看,大部分投資者都尚未為這隻黑天鵝的出現作好準備。因此可以預期,若是特朗普真的當選,大部分投資者都得按照新的形勢,重整他們的資產配置。市場無可避免會出現猛烈的震盪。
 
由於特朗普早已表明,他認為美國應該加息。如果聯儲局不配合,他會設法換掉聯儲局的主席耶倫。雖然理論上,聯儲局是獨立於政府以外的組織,傳統上,政府不會直接指令聯儲局加息;但身為美國總統,他的意願總會透過各式途徑產生他的影響。今後聯儲局內一定鷹派當道,市場對加息的預期,將會出現根本性的改變—─由長期在低位徘徊轉變為必然會逐步上升。這將導致全球的資產價格由持續上升變為急劇回落。
 
讀者可能會問,為何利息上升是逐步的,而資產價格的回落卻是急劇的?原因是利率的升跌會受聯儲局行政判斷的影響,要等開會才決定是否加息,每次多數只加1/4厘至半厘,所以只會逐步上升。但資產價格則受人們的理性預期所影響,如果市場的參與者預期利率最終會升到3厘,那資產價格會第一時間反映這個最終的影響。
 
資產價格等如擁有資產所產生的收入除以利率。如果收入不變,而利率上升,除出來的結果一定是下跌。因此,特朗普一旦真的當選,全球的利息都會開始上升,全球的資產價格都會大幅回落。世人的財富名義上都會大量蒸發。
 
反映最快的會是股市與債市。從指數的角度看,股市可以在一至兩周內就跌去10%至15%;個別公司當然還要看競爭形勢及盈利前景。至於債市,當然亦會因孳息率上升而導致價位下跌。具體跌幅則視乎債券的年期與評級而定。
 
在房地產方面,利息上升亦會導致投資者對租金回報有更高的期望。如果租金收入跟不上人們的回報期望,唯有透過資產價格的調整去配合。如果投資者預期利率的上升趨勢還會持續,物業擁有者甚至會選擇及早套現,把資金放在銀行收息算了。
 
對於不滿現狀的基層民眾,在剛開始看到有錢人的財富大蒸發的時候,心裏或許會感到涼快。他們手上沒有股票,沒有債券,亦沒有房產,受到的損失會較少,可以幸災樂禍。
 
然而,隨財富蒸發而來的,將會是消費意欲的減弱與投資能力的喪失,社會的經濟會失去動力,最終可能會造成長期的通縮。那時,基層就可能要面對失業、減薪,生活比今天更難過。
 
因此,我估計特朗普上台後,他再也不會侃侃而談加息了,因為他面對的難題將是如何扭轉人們對加息的預期。他會發現,他在競選期間所作的狂言,根本沒有落實的條件。美國人如果頭腦清醒的話,不可能會讓他當總統。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