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Chatham House Rule推動金融政策討論

2016年11月08日
  • 本港有不少智庫組織。(資料圖片)

   

 

上星期,因為熟悉某一類金融議題,被英文媒體Harbor Times邀請進行政策討論,內容以Chatham House Rule方式進行。Chatham House Rule是源於1927英國的一種處理爭議性議題的方式。根據2002最新微調出的定義,Chatham House Rule的討論內容可以被自由利用,但不能透露參加者身份及其立場。既然不記名,當然也就暢所欲言。
因此,我寫這篇專欄文章是存在了內部矛盾,因為不能反映參加者身份,但我明顯就是其中一個參加者,所以我事前有跟主辦方打招呼。撇除那些硬推的政治「硬任務」,社會民生議題往往需要吸納民意,平衡各方利益等。不過,從現屆各高官的議政水平,以及講說話「離地」的程度,固然marketing和公關係問題之一,但實際上位高權重班人的確係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香港有一個很畸形的現象,就係智庫(think tank)一大堆,本來政策研究和聽取民間的功夫可由智庫分工進行,但這些智庫都係金玉其外得個殼。
讀書時期有幸去美國參觀過幾個成熟的智庫,跟香港可以話係「蚊髀與牛髀」。美國的智庫發展有資金來源,有水自然做到大事;但有水之外,智庫之間的競爭幾激烈,因此議政水平同發揮出來的功用都比香港的高和有效率。
在香港讀經濟學真係好無出息好難有出路,因為美國的經濟學家值錢,智庫有資金吸納這班人才,但香港的經濟學家都是西瓜歸大邊,台面上睇嚟睇去都係那幾個讀書時期的老師。就算一班讀書精英師兄,也是身如柳絮隨風擺,老闆去邊就自動轉會。經濟人才就這樣被浪費掉。
智庫的存在難免要靠大水喉供養,但香港特別嚴重,搞智庫都只係包裝,為了政治路走上一級,順道攏絡商人,本質上無心做政策研究、做政府智囊。我看不出定期出報告,搞講座,搵傳媒影相,係急市民所急。
以金融政策為例,相關智庫不多,更遑論政策話事人有無心聽取業界意見。Harbor Times作為媒體,這種Chatham House Rule形式的出路就唯有依賴智庫的資源,各取所需,才能有效把聲音傳入官僚。智庫的參與也可以篩選出有心人,既然不記名也不怕講,今次看得出不少參加者無睇過相關文件,又或純講意識形態。
現在香港處於政治低氣壓,活在權力和既得利益的旋渦之下,也明白政治有「硬任務」,例如人大釋法、獨立自決等。
不過,「硬任務」以外,還是有一些相對「軟性」,即屬小修小補,爭議不大那種。如果要有效吸納民間意思或既得利益團體的意見,這是相對保障各方。我也不知道這個形式在香港有幾盛行,但絕對值得推廣。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 (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