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勝向敗中求 - 黃國英
策略微調

2016年11月07日
  •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右為希拉莉,左為特朗普。(資料圖片)

   

 

上星期四晚手上的墨西哥披索有得贏,納指期貨卻受到生物科技股及蘋果公司股票下跌拖累而要輸,當然十分無癮,但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股市氣氛特別差,始終股票屬於可買可不買,所以投資者份外審慎,而且希拉莉上場的話,生物科技股也很可能受壓。其實自己開始也有些少動搖,懷疑希拉莉當選的話,那個預期之中的鬆一口氣升浪到底會有幾勁。
理論上市場目前完全是針對美國大選一件事,不同資產之間的走勢相關性極高,上星期四晚的經驗,說明了並非如此,於是決定變陣,先將組合集中去蕪存菁,部分再改用衍生工具去博。其中一個行動,是減低香港倉位,因為明顯這裡的投資者心血比外國更少,始終中港股票的賣點有限,一旦氣氛轉弱便很麻煩。而手上港股比重僅次於美股,主要基於主場之利的考慮,以為相關性高便不用太過挑剔而已。雖然結果依然要輸,但至少今次及早換馬之後是輸少頗多,總算是塞翁失馬。
衍生工具方面的部署主要是買call,但近期期權引伸波幅顯著上升,萬一希拉莉當選市場反攻力度不夠勁,未必有太大回報,甚至可能會輸。所以自己以套裝出擊,買入一個行使價較低的call,再沽出一個行使價較高的call,犧牲一些潛在的上升空間,去減低入市成本。在正常的市況中,這種call spread套裝無無謂謂,現今的期權長期便宜,不值得為了減低少少成本而加添操作麻煩。
今次情況是極之特殊,因為預計希拉莉當選之後大市的上升動力也未必太勁,就最適合用這個方法。假如到時大市真的一如所料是上升,引伸波幅肯定大跌,行使價高的價外call隨時不升反跌,而行使價較低的價外call則很可能贏一點。
本來自己看法並非這樣保守,不過經歷過墨西哥披索回升而股市乏力反彈之後,才覺得即使買中,回報很可能比預期低。試想好友拒絕提前落飛,除了是擔心特朗普會贏之外,更大的理由很可能是覺得賠率不夠吸引。相比之下,墨西哥披索有力升到爆,好友便願意冒險,淡友也不敢放肆。所以上周最尾兩天股市的走勢,說明了希拉莉當選升浪未必太勁,特朗普當選的話則仍然可以大跌,賠率傾斜令行為改變。市場只是驚特朗普當選,而不是預期他會當選,所以雖然繼續是買大,策略上就要微調。
作者為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