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墨寶 - 陳偉霖
「釋」字頭上一把刀

2016年11月07日
   

 

「車,我又唔會做嗰啲乜鬼立法會議員,淨係口噏噏就有錢收!我書又唔讀多本,唔夠料去做官。就算我同你講話我去參選特首你有票都唔會投俾我啦係咪!?大佬呀,我係個的士佬嚟㗎咋,邊理到咁多嘢吖,釋唔釋法都唔關我事啦,唔會影響到我搵食咪得囉。」這番來自的士大哥的說話,相信也代表不少香港人的心聲。
今早,中共就會將基本法104條釋法進行表決,是自主權被移交後第五次釋法。今次釋法比過往惡劣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今次中共可以DQ議員,下次同樣可以DQ官員甚至行政長官的當選資格,基本上有了今次釋法,就算香港最終有了雙普選,就算有公民提名,廢除功能組別都無用,因為今次中共可以用讀音為由來DQ議員,下次佢都可以話你嘅衣著唔夠莊重例如著鞋唔著襪,又或你宣誓時從你眼裡就知道你不誠實因為沒有眼泛淚光等等來褫奪其議員資格,因為你是否愛國愛黨愛香港,中共心知肚明,心裡有數。
縱然如此,絕大部分香港人仍對釋法不感興趣,明明有127.9萬人投票讓非建制派拿下今屆六成的直選立法會議席,但這百多萬人仍沒有聽他們呼籲昨天出來遊行反釋法,看看昨天反釋法的遊行人數就知道。他們寧願安在家中煲下劇、約下三五知己去試下新開的甜品店、趁秋風起好天氣去行山吸一吓新鮮空氣,星期日講明係公眾假期,難得放假,當然要盡情抖下。若然你再嘗試跟他們討論釋法這問題,他們會不耐煩地話「佢哋唔搞咁多嘢咪無事囉。佢哋衰還衰,唔好要我哋埋單吖嘛!」那你就會明白「釋」字頭上係有一把刀,但這把刀劈落嚟之前,係香港人首先選擇放棄咗自救才讓人有機可乘。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