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覆巢之下

2016年11月07日
   

 

回歸快20年,那些香港最黑暗一天的「天氣預報」,聽了不知幾多百回;當你身處戰亂,炮火沖天,你看見隔鄰的建築物又中一枚導彈倒塌,你已經不會再大驚小怪。
這是戰爭,那可是曾經殺人的政權,你憑甚麼覺得自己可以苟全性命?
說人大破壞香港法治,我覺得如果是回歸第一年,可以這樣講,因為大家還未認清人大真面目,或者說,不太了解基本法所謂「釋法」的厲害之處。所以當99年人大釋法,香港真正震撼,因為大家看到了,原來人大釋法可以推翻香港最終極的判決,甚至原來基本法明明寫到「由終審法院提出」的程序,人大也可以不依從,甚至有人演繹為,人大其實有主動釋法的絕對權力。
但今天,你應該面對現實。
由「人大釋法」這個制度存在的第一天,其實已經有違香港法治精神。人大是立法機關,如何能由立法機關去替司法機關作出最權威的解釋呢?等於球證吹雞,竟然不是終局,原來是由寫球例的那批人走出來,說你吹錯了。你說球員以後會尊重誰?
但無辦法,這是《基本法》替香港法治寫下的悲慘結局,若然未報,時辰未到。所以不論你著黑衣還是遊行,「黨大於法」都是這個國家的主旋律。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共產黨的一國,「黨大於法」,甚至無法無天,黨不容許任何制衡的機制影響自己的絕對權力,所以不會有傳媒第四權去監察黨的執政過程,也不會有立法機關監察政府提出的政策是否勞民傷財(人大總是全票或高票通過),當然不會容許有法院裁定黨的政策違規錯誤。幾時有會強拆的受害者打官司告贏政府領導?
當香港的兩制,其中的制衡機制,例如司法,被黨覺得威脅到自己的權力,它怎會容許發生?    周一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