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釋法

2016年11月07日
   

 

一個在莊嚴的立法會宣誓中,不肯承認自己身份、不肯承認香港是中國一部份這個事實的人,可說沒有資格做議員!於我來說,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以往無論是任何黨派,無論擺出甚至政治立場態度,也未曾觸碰過這底線。正如不少市民說,既然不喜歡一個地方,何必勉強留下;既然不滿憲政下的議會,又何必要硬闖成為議員,傷及無辜呢!
不過,他們的舉動,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卻觸碰了另一敏感的題目─釋法。這幾天,雖然身處外地交流,但我仍緊貼著消息,看過很多的文章,當中很多討論到法律與政治之間的問題,在此不贅。反正,抱持任何觀點,都總會被批評或定性;而且,我認為只要是正確的事,無論動機何在、對出發點有何疑問,都應該去做。
在整件事上,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處理才對香港最好?首先,要徹底避免港獨、分離主義分子,以及侮辱整個中華民族的人有機會進入議會,釋法是無可避免的。在這個背景之下,「何時釋法」或許成了問題的重點。
在一國兩制之下,釋法從來都是一個慎重的決定,多年來我們亦見不到這是一件簡單草率而行的事,每一次都是在最重要的時刻,將問題解決。根據以往的情況,普遍都是在最後的關頭,給予一鎚定音的肯定答案。這方式確實將出現爭拗的情況待到最後,但卻往往被反對者形容為輸打贏要的負面狀況。
因此,既然今次的命題是非一即二、非黑即白,是沒有條件可以放鬆的國家完整命題,那就更應該即時作出解釋,避免讓港獨思潮進一步惡化,進一步成為分化香港社會的元素。及時地作出釋法,此舉不是要干涉香港內務、不是違背了一國兩制,更不是凌駕司法……而是釐清對一國定義的基本要求!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