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早轟梁游出局 何勞人大釋法

2016年11月07日
   

 

人大常委決定就立法會的宣誓問題釋法。此事其實早可預見,只是有人雖然口說不想人大釋法;但實際卻部署迫人大非走上這條路不可。
我相信北京自己並不想釋法,以免被指強行干預香港專務,妨礙香港司法獨立。這對一國兩制的落實並沒有好處。
然而,自回歸以來,無論在國際上,抑或在香港本土,都有一幫人不想一國兩制成功。他們處心積慮引導香港人去衝擊中央的底線,目的就在迫中央非出手不可。
以港獨問題為例,中央在這方面的底線十分清楚;但這幫人還是輕率地去踐踏這條底線,完全不考慮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港人必須明白,一國兩制是為香港回歸中國而構思出來的過渡方案,目的是要讓香港順利回歸-中央是絕對不會讓一國兩制變成香港脫離中國的護身符。為了一國,中央會不惜放棄兩制。
然而,香港就有一幫人,刻意要引導香港人在這方面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以至有些年輕人誤以為港獨可以是一個值得花氣力去爭取的選項。
這幫人在港獨剛冒頭的時候,就為港獨提供發展空間。他們以言論自由為名,為港獨分子進入學校宣傳鳴鑼開道。現實是言論自由不是全無底線的——美國就不會讓ISIS分子去美國的學校宣傳。宣傳與學術討論根本是兩碼子事。
有人或者會說,即使有底線,這條底線也應該由港人自己來訂。這本來也沒有問題,只要港人訂得恰當便是;但有人就是想藉此去踐踏北京的底線。梁頌恆與游蕙禎就是藉立法會宣誓,乘機衝擊北京底線。一涉及國家主權問題,北京自不然立場鮮明,完全不肯退讓。
只可惜,香港的這幫人,明知梁游沒有完成宣誓,依然要護送他們入立法會當議員。如果梁游得不到他們的支持,早應知難而退。梁君彥亦不用猶豫不決,事情早告一段落,不用弄到司法覆核,還要勞煩人大常委會釋法。
此外,香港的某些法律界人士對此也有一定的責任。他們在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仍對事件評頭品足,結論明顯偏頗。這不但會對法庭造成壓力,而且會還會刺激北京的神經。令北京以為:若給香港的法庭去判,他們可能會維護港獨勢力。
現實是法官也是人,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價值取向。如果法例有可作不同演繹的空間,難免有法官會作出同情港獨的判決。此之所以,希拉莉上台與特朗普上台,不可能會委任同一樣的大法官。北京沒在香港委任法官的機制,唯有靠釋法去限制香港法官的判案準則。
這種做法,已算是按現行的法制下進行,對法治的衝擊已減到最少。但若然港獨的問題進一步惡化,不排除北京會利用基本法所容許的其他機制去制衡港獨。香港人應盡量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只要港人定位恰當,知所行止,事情還是有機會避免的。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