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3)

2016年11月01日
   

 

昨天說到,在博物館「故事館」,目睹幾個日軍靈,綁了一幫中國女生。當中有「扁塌鼻子」日兵特別可恨,邊坐,邊腳踢女生們大腿。可憐的她們,極力掙脫閃避,卻被一一踢倒地上,引得旁邊大兵嬉皮訕笑。我忍不住想上前搭救,但一方面仍有遊人經過,動作不可大;同時欲靠近時,才發現其根本看不見我,行動只能作罷,奈何(註)。
未幾,其中某日兵突然站起,口沫橫飛說了堆日語,引得其他靈也霍地彈起,連帶女生,同告消失。
第三回,場地再換成香港某度假村,在日治時期被改為軍營(不便開名)。前身本亦是英軍兵房,於日佔間改建為集中營,囚禁英人,同時還是處決刑場,設在不遠空地。村中一幢白色歐洲式建築物,樓高兩層︰「下可容百人,墻隅亦深邃」。十二月冬,下微雨,天陰而刺寒。我穿黑色羽絨外套,走了好一段,濕冷下前額仍冒汗。作為遊人,初於一樓徘徊,沒發生異樣,到處摸看歷史建築,覺其厚重。至梯口,探頭從中間迴道口子上望。拾級而上,「咯吱吱」聲傳得很廣。「八嘎」(日語「笨蛋」),忽然從樓梯另一端傳來,接著一陣快步登梯,步子很重,還附撞擊聲。(待續)
靈識物語─我可以看到靈,但並非每一個靈也可以看到我。估計,很多靈都生活在自己的時空,所以他們見到的,聽到的,也是自己熟悉的環境。而我,所看到的,可能是他們「活在當下」的場景,與我現在本相無涉。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