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中美會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嗎﹖

2016年10月31日
   

 

習近平在訪美時曾表示:世上本無「修昔底德陷阱」,只是大國之間一再發生戰略誤判,就可能自己給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是古希臘的一個歷史學家,著有《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記述了公元前五世紀斯巴達和雅典之間的戰爭。他搜集史料時非常嚴謹,分析很有見地,被譽為「科學歷史」之父。
從這場戰爭中,他總結出一個經驗: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既有的霸主,而既有的霸主亦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而政治人物的個人行為與其所引起的國際關係均建構在恐懼與自利之上,如是導致戰爭無法避免。後人稱此為「修昔底德陷阱」。
歷史上這樣的案例很多:雅典的崛起威脅了斯巴達,於是有伯羅奔尼撒戰爭;德國的崛起威脅了英國在歐洲的地位,於是有第一次世界大戰。因此有人擔心,中國的崛起亦會令美國受威脅,以至中美最終會有一戰。
習近平向美國提出,中美要建立「新型大國關係」,以避免自造「修昔底德陷阱」,是因為感到有跡像顯示美國正全方位圍堵中國,阻止中國的崛起。他擔心這樣發展下去,遲早要跌落「修昔底德陷阱」,所以建議美國用「新型的大國關係」去避免兩敗俱傷的宿命。
然而,這只是習近平的一廂情願,習訪美後,中美關係並沒有緩和;美國加強重返亞洲的部署,頻頻與日本、南韓、菲律賓,以至越南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在南韓設立的雷達系統,偵察的範圍更深入中國境內。很明顯,美國已認定中國是美國在軍事上的假想敵,美國重返亞洲的目的,就是要對付中國。
在政治上,美國與越南修好,又改善與緬甸政府的關係,連伊朗也一度成為爭取的對象,甚至願意在敘利亞問題上與俄羅斯合作,都使人感覺是有意撇開枝節問題的拖累,要集中力量對付中國崛起這個大問題。
在經濟上,美國對人民幣匯率的態度出現180度的大轉變,由指控人民幣匯率被人為地壓低,轉為宣傳人民幣匯率不穩,大跌已無可避免。如果之前是偏低,又何來會大跌﹖
另外,美國又聯同其他西方國家阻止中國的資金去海外作投資;高科技的、大品牌的,市佔高企業,都不許中資染指,只許中資買帶不走的不動產。
美國的一些鷹派的智庫,如大西洋理事會與威爾遜中心等,就羅列大量數據,指中國人口多,耕地少,有擴張領土的現實需要。他們又指中國必須借大量出口去令中國的剩餘勞動力得以善用,導致中國需要在全球化的議題上爭取話語權,其結果是一定會與美國發生衝突。衝突的範圍可涵蓋:關稅、匯率、航權,專利權等諸方面的遊戲規則。其中涉及的不盡是道理問題,而是利益問題,結果只能憑實力與地位去解決;這即是說,最終只能訴諸武力。所以有些鷹派智庫認為中美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已無可避免。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