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員工大晒

2016年10月31日
   

 

上回提要,在大阪跟老友敘舊,經營五間民宿的她,忙得不似人形,我問,不能請人幫忙嗎?
原來,在日本,不止租客大晒,打工仔一樣大晒。租務法例對租客的保障遠比業主多,勞工法例對員工的保障也比僱主大。尤其在炒魷魚一環,僱主幾乎是沒有實權的。
在日本,租客和僱員一樣,易請難送。僱員表現好尤自可,表現不稱心,僱主也只得忍氣吞聲。要開除一個人,程序複雜,要求嚴謹。所以大部分僱主,只會叫員工自動辭職。員工賴死不走怎麼辦?也就拿他沒法了。
小本經營如是,大公司也不例外。在東京工作多年的堂弟,觀察也一樣。老闆主動炒人的少,勸退的多。基本上員工夠厚面皮的話,一旦受聘,永遠不可能失業。
然而我想不通的是,人人都知道,在日本,俗稱salary men的上班族生活,不足為外人道。工時長、工作量重、壓力大、是非多。抑鬱、自殺、過勞死,在新聞中屢見不鮮。但是,既然有了免炒金牌,又何需有壓力,何需抑鬱呢?話之佢啦。
唯一的解釋,是文化。日本人幼承庭訓,要合群,跟大隊,凡事不麻煩人。免炒金牌,在香港人眼中,或許是放軟手腳的許可證。但在日本人眼中,卻是困獸鬥的同義詞。
一班人永不離職的人,一世一起工作,誰敢怠慢,就是眾矢之的。辦公室政治,有排你受。又或者,在強調團隊的大環境下,根本無人會怠慢。一起搏命工作,就連思想、心態、生活習慣,也不敢當個異類。長期壓抑的情況下,去到一個點,就算沒有大信封,自己也會主動求去。
畫公仔不需畫出腸。對於愛面子的民族,最有效的管理工具,不是勞工法例,而是——群眾壓力。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