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金融講ED - 渾水
Ubereats的私募模型淺析

2016年10月27日
  • 圖為Ubereats網站。

   

 

身為一個深居簡出,三日不出「房」門的毒L,每一日都歌頌著Sharing Economy的偉大。要不是可以在手機方便地叫餐送上門,我一早就餓死了。香港市場上比較受歡迎的網上叫餐Apps,離不開Foodpanda、Deliveroo和新後起之秀Ubereats。粗疏地觀察,Foodpanda比較盛行,街上比較多以南亞裔為首的車隊來往送餐,也是成立比較早,融資額也較Deliveroo多。
Sharing Economy除了惠及我這類足不出戶的廢青外,也可以釋放更多勞動力,入場門檻也低,送餐要求的是駕車技能和簡單的溝通技能。因此,我一位富二代廢青朋友也會閒時做「外賣仔」,賺幾個錢。這一樣創投性質的商業模型都係靠sell一個好煞食的概念,營運資金都係來自私募融資,私募投資者最著眼的是筆錢如何exit,概念是否夠吸引?由於盈利模型係再長遠要考慮的,所以現階段只要個盈利模式看似行之有效,看似無問題就可以,更關鍵係如何入屋,做大個市場佔有率。
我略略比較過Foodpanda跟Ubereats的送餐員合約方式,看到不少有趣地方。Ubereats大概係後起之秀的關係,現階段是要培養大量的送餐員隨時候命,因此送餐員的合約比較吸引,同時也歡迎「掛機」。Ubeats的送餐合約包括2部分,分別是「計鐘」,以及有單另計。「計鐘」的薪金不差,例如先頭講過那個富二代朋友最近常在我家出沒「掛機」,因為我家較遠,附近少餐廳,所以也少單,一星期可能只跑四、五張單,單光是掛機計鐘已經一個月賺過萬,有時甚至一路健身,一路掛機計鐘等收錢。證明了,雖然這樣的合作設計的確吸引了一班送餐員候命,但好多都是中看不中用。
至於Foodpanda的合約安排則比較彈性,有分全職和兼職,純計鐘又得,計鐘加計單又得。多款的合約安排,可以迎合不同送餐員自身的需要,彈性夠大,自然送餐團隊也夠大。
另外,有一個問題是繁忙時間的收費加乘,好像普通的Uber叫車,會因應繁忙時間、天氣、車隊的供應等,配合電腦演算法計一個加乘比例,令市場更有效率。
然而,在叫餐市場則未發展到相關的機制,試過叫餐撞正塞車加繁忙時間,差不多要等2個鐘,真係等到花兒也謝了。Uber之所以這樣方便,是因為有google計及道路交通塞車情況進行即時運算分析,但由於叫餐市場未夠大,所以未足夠發展一個類近的加乘機制。 
作者為兼職上市公司ED(Executive Director),正職係90後廢青、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