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博極醫源 - 梁卓偉
中間分界

2016年10月27日
   

 

新一屆立法會已經產生,提起歷來最深入民心的醫學界議員,要數梁智鴻。梁醫生1988年獲選為立法局議員,多年代表醫學界議政、參與公共事務。他的專業公正、群而不黨,不偏不倚的形象,猶如他那永遠的中間分界髮型,「五十年不變」。
梁醫生1962年畢業於港大醫學院,而剛剛當選的陳沛然醫生則是千禧年畢業的舊生。不料梁醫生這個髮型,卻呼應了他學弟的政治立場。
陳議員自認「中間偏黃」,卻又拒絕「被泛民」或「被定位」。他刻意兩頭兼顧,不得罪任何一方,不免遭到攻擊,指其是「牆頭草兩面派」。一說則認為,醫學界選民本身正是社會兩極化的縮影,他如此界定自己,可說無可厚非。
如今,香港的藍黃陣營,已勢成水火,而中立溫和的立場,卻成為政治污名。立法會兩大陣營不惜敵對到底,似乎沒有人願意先伸出對話和協商的橄欖枝。政見對立,社會分化,罔顧事實,也是當今環球「後真理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的普遍潮流,前有英國脫歐之民意分裂,繼而有特朗普挑起的仇視,以及他與希拉莉之間的人身攻擊,也屬美國大選史上所罕見 。
 
退一步反思,身為醫生,到底有沒有必要在政治上「選邊站」呢?畢竟,出於醫生的天職,從來都不會因為政治立場去選擇病人;正如大律師都要恪守一條「的士站原則」(cab rank rule,借喻的士司機不得拒載):除非有利益衝突,否則不能按自己對當事人的喜惡去揀選案件。
由於職業操守使然,專業人士服務人群,不分對象的政治立場,專業功能界別代表所面對的選民同樣多樣廣泛,他們偏向中立,又何足為奇?反觀當今政界,充斥著急欲討好自己選民的代表,抓住小節就大造文章,不顧全局,社會兩極分化,愈來愈難彌合。中立的聲音不但一再遭到邊緣化,甚至首當其衝成為攻擊目標。
前些天在聚會中有朋友點唱一曲《難為正邪定分界》,這首出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電視劇《飛越十八層》的主題曲,居然在當下十分應景:在目前香港的政治環境中,大部分政客都聲稱自己代表正義,然而,這些人是否就有資格佔據道德高地去批判溫和中立的人?未來的香港,如何才能飛越這宛如十八層一般的困境?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