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重返亞洲
還是退回美國

2016年10月27日
   

 

一場金融海嘯,美國不得不出動QE這種飲鴆止渴的手段來挽救經濟。QE雖然成功地製造出一種人為的低息環境,減輕了那些本來危在旦夕的企業的負擔,阻止了金融海嘯的惡性循環,卻凸顯了美國國內貧富懸殊的矛盾,令民粹主義抬頭。以至像特朗普這樣的卑鄙奸商,也可能有機會入主白宮。
 
美國並沒有用直升機派錢的方式來QE。而是用向市場大量買債去壓利率的方式來QE。利率低了,資產價格就會上升。箇中的理由不難明白。其方程式很簡單:資產價格=回報收益÷市場利率。
 
回報收益指租金或股息之類,收益上升,會吸引更多的資金來投資,資產價格自然會上升。這是經濟好的時候的正常現象。但即使投資回報沒有上升,只要市場利率回落,亦可以令沒有上升的租金與股息看來比以前吸引。QE沒法令分子增大,於是改行令分母縮小,其效果一樣是令資產價格上升。
 
窮人「餐搵餐食餐餐清」,手上沒有資產,利率下降對他們幫助不大。而富人的投資多,QE令他們成為最大的得益者,美國的基層對這種機制非常不滿,希望有人可以出來反其道而行之,如是令特朗普有機可乘。
 
為了令美國人有工做,特朗普主張對中國、墨西哥等國家提高關稅,以增加美國產品在本土的競爭力。他主張減少美國對國際的承擔,盟友若要得到美國的保護,就要替美國付軍事開支。這等如說,美國不想做國際警察了。
 
這是特朗普與希拉莉最不一樣的地方,希拉莉要重返亞洲,認為這樣才能保住美國的整體利益。而特朗普卻想退守美國,先保住美國的本土利益。
 
美國的基層民眾,覺得自己的生活也長期沒有改善,當然不想美國再在海外打仗花錢。他們認為最好把這些錢用於本土,修建那些已殘舊不堪的機場,重建那些快要倒塌的橋樑,補貼老百姓自己負擔不起的醫療保險。
 
美國的基層民眾不知道,單是在香港領事館就僱用了上千名員工,從事着非一般領事館的工作。美國的民眾可能覺得沒有必要,但美國的當權派卻認為有需要利用香港來制約中國的發展;而不讓中國威脅美國的老大地位,符合美國的根本利益。
 
因此美國必須重返亞洲,拉攏日本、韓國、菲律賓、越南、印度、緬甸等一起圍堵中國。與此同時,美國還想策動台灣、西藏、新疆、香港等獨立,為中國添煩添亂,令中國無法專注於經濟發展。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美國必須維持自己的霸主地位,才能收取全球的發鈔紅利,否則美國單靠在本土經營,一定沒法維持國民現有的生活水平。因此,美國在全球的花費仍是有回報的。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精英一定會設計令特朗普沒法當選。然而,若果美國沒法改變國內貧富懸殊的問題,並繼續沿用重量不重質的選舉方法的話,難保有一天會陰溝裏翻船,選出一個主張退守美國本土的總統。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