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我看到的‧‧‧‧‧‧ - 小紅帽
支那聲(1)

2016年10月25日
   

 

最近「支那人」成為了常識,好像大家也知道甚麼是「支那」,像聽過別人喊他們「支那」一樣。不喜歡的,義憤填膺,面目猙獰斥責,像手上捏著皇旗命牌,愛砍誰就誰;喜講的,死豬不怕熱水燙,嘴角翹起,本著說髒話是本事,罵街乃人權與生俱來。而我,倒是親耳見聽過,日本兵罵中國百姓是支那人,邊說教化這些野人,化奸民為忠民;邊對弱小拳打腳踢,刺刀斜劈,把人不當人使。
這些,都歷歷發生在舊軍營改建的歷史建築裡.......。
中日戰爭,說更白是中國軍民被日軍揪出來吊打的軍事行動,一面倒受罪遭殃。日軍,每至一城市,便把當地最好的辦公樓或學校作指揮部。上層建築是些精緻辦公室,收拾得一塵不染;下層或地牢是刑訊問罪。我曾於香港或國內參觀遊覽這些場面,略有見聞。在這些建築內,仍能到處看到這些日軍靈,被害人的靈。
情景像以前香港虎豹別墅「18層地獄壁上浮雕」地獄,甚麼油鼎滾烹、炮烙鋸體、撥舌穿腮,恐怖一應俱全。那些日本兵、朝鮮兵等,一個個口喊支那、支那。作平常用語,稱呼我們中國人。
有一回,在某大學操場(戰時日軍徵用作營區),冷天下午5點半,天半黑而塵揚飛,約百多日軍靈集合在兩個足球場大小的地,有站有坐,有聊天沉思,有推撞戲笑,狀甚輕鬆。幾個中國平民被五花大綁,跪在場邊。
風聲中,隱約聽到一堆緩慢和嚴厲日語訓令,並偶爾在責罵聲中,夾雜著「支那」。(待續)


小紅帽,會計師樓工作,天生有陰陽眼,卻從來怕向人提起。
facebook / msn /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