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730視角 - 賴勇衡
《胡莉糊濤》:被閹了一半的男人(下)

2016年10月25日
   

 

雖說雕像「坐著的男人」跟Xoan合起來是一個男主角,其實不只是Xoan一人的象徵。亢奮的半截陽具也可代表Julieta那搭上了女傭的父親;另一方面,Julieta的創傷混雜著被遺棄的孤獨和對逝者的內疚;但帶來罪疚感的首個男人不是Xoan,而是一個火車上的寂寞男人。他跟Julieta搭訕,Julieta感到不安而避走餐卡,才遇上了Xoan。
怎料那男人臥軌自殺,Julieta自責,男人的絕望神情從此長埋心底。多年後Xoan出海遇難,她心坎的「最後一面」再添一人。兩個男人都是那斷掉的陽具。
「坐著的男人」的意涵不限於造型。Julieta看著Ava造像,告訴她一個天神以火和泥土造人之神話,只涉及到雕像赤裸,卻解釋不了其沉重。雕像看來是輕盈的赤陶所製,其實裡面是沉甸甸的銅,一如導演以絢爛色彩訴說人生苦與難。不過,泥與銅的對比,也是脆弱與堅強的對比。
Lorenzo是Ava作品的研究者;Julieta跟他相戀,這次卻輪到她成為離棄者。但他不發怒,耐心守候,在她需要他的時候現身。
Lorenzo的陰柔讓他顯得跟其他男角不同,令人想起Ava在銅模上撫抹陶泥的手勢,是母性的柔韌力量,足以把Julieta這位失落的母親挽回。「坐著的男人」的材質象徵了Lorenzo和母性力量,其意涵並不限於男性。
順帶一提,飾演Lorenzo的Darío Grandinetti,就是《對她有話兒》裡看Pina Bausch《穆勒咖啡館》看到哭的Marco。



賴勇衡,香港大學文學士(哲學),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中國政治),喜愛電影,一臉書塵的社會尋道者。
電郵:brucelai@hot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