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港獨分子
有能力治港嗎?

2016年10月25日
   

 

我對港獨之抗拒之所以這樣強烈,是因為看到港獨分子根本沒有能力管治好香港。假若讓他們把香港獨立,只會害苦香港人。
 
 先不說香港是中國領土,中國絕不會容許香港獨立,亦不說香港獨立後中國會如何制裁香港,單是香港內部環境在獨立後可能出現的變化,已叫人沒法安寢。
 
本土派的年輕人思想很簡單。他們以為,香港只要脫離了中共的羈絆,就可以推行他們心目中的民主理想。
 
然而,他們可有推行民主政治的經驗?佔中搞了超過半年,他們可曾透過內部的民主選舉,建立起有代表性的權力核心?市民只見他們為爭奪金鐘大台的話語權而吵吵鬧鬧,互相指控,爭不到一席位的,就去別處另立山頭,情況與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差不多。
 
因此,假若香港獨立後,不但全港的大團結沒法達至,本土派自己內部可能亦會長時間互相傾軋,沒法形成一股穩定的政治力量。
現實是香港社會已嚴重分化,社會不容易為建立一套新的制度而取得共識。要重訂憲法,即要簽訂一份絕大多數人認同的社會契約,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部新憲法,必須獲得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數支持,才有條件在社會落實。如果只能獲些微過半數的支持,在推行時一定阻力重重。
 
現時活躍在社會上的本土派青年,平時只曉得踢篋,叫口號,包圍做大陸客生意的商舖,但從未真正處理或解決過社會上的重大矛盾。他們只曉得堅守原則,卻不懂得折中妥協。因此,假若香港被他們弄到獨立,社會上的矛盾只會更加激烈,爭拗將一樣沒完沒了。
 
結果,新憲法可能長期沒法通過,新政府遲遲沒法成立,社會亂作一團,人民沒有清靜的日子好過。
 
於一般市民而言,政治上的紛亂還可以用眼不見為淨的態度對待;但若果還要面對經濟上的衰退,那就避無可避,必須與整個社會一起承受惡果。
 
年輕的本土派與商界的關係一向疏離。他們視商界為剝削基層的吸血鬼。他們擔心,商界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賣香港利益。所以他們不信任商界,覺得政府應該制約商界。
 
另一方面,商界亦清楚感覺到年輕的本土派仇視商界。商界擔心,一旦本土派得勢,他們的利益就會乏人照顧;香港可能會加稅,私有產權可能會被制約,營商的環境可能會惡化,商界可能要考慮撤資。
 
然而,如果缺乏商界的鼎力支持,獨立後的新政府還有能力管治好香港嗎?商界不願意增加投資,經濟就會不景氣,工人就不容易找工作,工資水平就會下降,政府可能會被迫削減福利,香港人的整體生活水平亦會下降。
 
本土派的強項是搞復耕,與組織婦女搞家庭手工業,他們對增值能力高的金融業卻採取排斥的態度。讓他們主政,香港人只能過六、七十年代的生活。這可是大多數香港人所樂於見到的嗎?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