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租客大晒

2016年10月24日
   

 

在大阪跟老友敘舊。多年不見,伊人瘦了幾圈,發生甚麼事了?
「別提了。」然後,苦水一吐,就是大半天。聽在香港人耳中,以為是放閃。事關,如果告訴你,她在日本,有五個民宿物業,對上樓極難的香港無殼蝸牛來說,不是晒命是甚麼?
然而,眼前的她,累得半死。開民宿,聽上去,很浪漫,實則是家務無間做的地獄式訓練。床單被鋪無限洗,吸塵抹窗無得停,還未計處理訂房,收錢埋數,回應投訴,統統一條龍一腳踢,天天奔走五個地方,剩下半條人命還得回家照顧大小,完成自家的家務!
何不乾脆把物業出租?既有固定收入又樂得逍遙。我想當然的問。豈料,不問猶自可,這一下,苦水更多。原來,日本的租務市場很奇怪。在香港,業主大晒。亂加租、亂趕客,屢見不鮮。但是,日本法律對租客的保障,好得近乎不合理。
首先,永不加租,幾乎是不成文規定。一旦簽約,租客有權不續租,業主卻不能趕客。問題是,永不加租的筍盤,誰會輕易搬走?就算租客違約,要告上法庭,訟費是天價,結局業主又只得忍氣吞聲。
話說一回,單位列明只出租給單身女性租客。明明簽了約,租客話之你,經常邀請男生留宿,後來男生更搬進來同住,未幾竟生了一個小孩!但到今天,朋友都沒法把這毀約的租客請走。
又有一次,某租客天天去騷擾隔籬鄰舍,朋友不斷收投訴,無奈用盡方法,租客都不肯搬走,最後只得給他一大筆錢,叫他過主,當是貼錢送瘟神算了。
相比之下,搞旅舍,租客無論好與壞,都只是過客,如能省掉手尾,家務無間做,又算是甚麼?「不可以聘請員工分擔家務嗎?」我,再次想當然的問。原來,背後又是另一大串故事,下回分解。


黃明樂,從AO到Freelancer。寫作、教書、電台、電視、劇場都玩少少。相信人生最緊要好玩,但玩也應該玩得好認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