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立法會主席變成傀儡?

2016年10月24日
   

 

立法會宣誓風波,很多人說「青政」上了一張好牌予梁振英,間接助攻競逐特首。因為兩個議員的宣誓風波,梁振英大條道理「引清兵入關」,行政干預立法,遙遠呼應了當日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論」,可向中央邀功也。
 
過往也有人利用法院去仲裁立法會主席的判決,例如長毛便認為曾鈺成的「剪布決定」不合理,要求法院審理。但關鍵是,長毛是立法會議員,也就是去到尾,還是立法會內部事情。但今天行政機關卻主動出擊,越俎代庖,等不及由建制派議員向法庭申請,目的明顯便是要邀功,也順道確認行政機關的「主導權」。
 
這是行政長官挑戰立法會主席的裁決權。
 
而可怕的是,立法會建制派群起呼應,以流會製造了一次「臨時禁制令」,等於否定了梁君彥主席的裁決。這裡有一個很諷刺的現象:梁君彥的權力來源,全部靠建制派議員投票,但今天否定他的權力,也是同一批的建制派議員。相反,曾經想拉梁君彥下馬的泛民,今天卻誓死支持他的決定,政治形勢變化之快,歎為觀止。
 
梁君彥這個主席還如何當下去?如果他堅持裁決議員有權再宣誓,建制派便可能繼續流會阻止,主席的命令等於無法執行;相反,如果梁屈服,取消兩個議員的宣誓,則等於告訴社會,梁也要聽命於立法會的建制派。他只是一個傀儡。
 
梁君彥當日作為建制派的唯一候選人,理應是通過了阿爺的考察才能脫穎而出,但結果第一個裁決,便做了一個和梁振英政府完全不同的決定。當日舉薦梁君彥的人,是否需要負政治責任?左派群起登報發聲明圍攻梁君彥,又是否反映,阿爺山頭真的眾多,梁君彥代表的勢力,原來和梁振英不妥?

bufishking@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