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鬆一鬆酒聚 - 酒妮花
鉛筆與酒塞(上)

2016年10月21日
   

 

與識於微時的幾位好友酒聚,除了談今天,也少不免會想起舊日的時光。這天,我們談起鉛筆來。其中一位好友問:「你哋有幾耐冇用過鉛筆?」
 
在這電子化的年代,鍵盤、平板電腦或智能電話的手寫筆成了主流工具,即使是今時今日還會書寫的人,要不用原子筆,便是用鉛芯筆的較多,鉛筆彷彿成了童年回憶的一部分。兒時在課堂,我除了用鉛筆寫筆記,很多時會「畫公仔」,在自己的書上畫,也在鄰座同學的書上畫,給老師發現的話,可以立刻擦掉,毀滅證據;那時,我參加校內的西洋書法班,經常會用鉛筆作草圖,不時會以「雙鉛筆(double pencil)」抄寫練習,結果,我對鉛筆有著頗深的情意結,經常到文具店買鉛筆或看看有些甚麼新品,出遊時更定必會買富當地特色的鉛筆,又或收起酒店的鉛筆作紀念。
 
早前,我把多年來收集和購買的鉛筆重新分類。我發現有些近年出產的鉛筆「手感」與氣味有點不一樣,其中一枝施德樓(Staedtler)的WOPEX HB 2 鉛筆最令我感奇怪,原來筆廠於2009年首度展示其研發的新物料「WOPEX(Wood Pencil Extrusion) 」,以環保作理念,WOPEX鉛筆的筆桿用上木粒和膠粒合成擠壓出來,這樣可以用少一點木材;外層以特別物料包裹,有防滑作用;筆芯看似跟普通鉛筆一樣,但寫出來的效果有點像鉛芯筆,沒有「鉛筆碎」,又有點蠟質的感覺,書寫起來較流暢。由於自己對氣味頗敏感,我留意到這枝鉛筆沒有了那種「木製鉛筆」的木與石墨氣味。
 
手上的這枝鉛筆確是一枝鉛筆,卻又跟我腦海裡對「鉛筆」的印象有點不一樣……想到這裡,我不禁想起酒塞:橡木塞(cork)才是酒塞嗎?那金屬旋蓋(screwcap)或玻璃瓶塞(glass stopper)等葡萄酒封瓶(wine closure)方法呢?下回分解。後記:我把鉛筆分類後,平日帶在身上的原子筆給換了幾枝不同外形與顏色的鉛筆,所以近日常常用鉛筆書寫,間中讓眼睛遠離電子產品,鬆一鬆,不錯呀!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